大澳雨後陽光下,再戰氣候變化

專題報導 - 2018-10-02
棚屋簷下撥扇乘涼,紅樹林鳥兒在鳴叫,小貓小狗慵懶打瞌睡……歲月靜好的景象,令人難以想像位處低窪的大澳漁村,才剛承受超強颱風「山竹」無情吹襲。在這雨後陽光下,綠色和平聯同賽馬會低碳想創坊上月舉行「氣候變化導賞團」,與20位會員走訪大澳,親身了解極端天氣如何切身影響香港,以及您我怎樣攜手應對氣候變化。

今次導賞團最初敲定9月16日出發,豈料遇上「山竹」來襲,當然要以安全為先。而大澳身處低窪地區,汲取2008年「黑格比」及2017年「天鴿」出現海水倒灌導致嚴重水浸的教訓,居民今次嚴陣以待,紛紛提早做足防風措施、安置貴重物品,甚至疏散至安全地方暫避,將損失減至最低。事隔一星期,綠色和平項目主任Walton與村民代表緊密聯繫,得悉「山竹」未有釀成重大破壞,善後工作亦大致完成,於是決定9.22再出發!

過往談及氣候變化禍害,您我為極地冰川融化而嘆息,為島國災民流離失所而致哀,但香港畢竟是號稱少受天災威脅的「福地」,感覺始終並未「埋身」。不過,經歷「山竹」之後,也許您已感覺到香港不能再獨善其身?導賞團當日,我們細聽大澳土生土長、經營士多的盧伯伯和女兒分享親身經歷:「高咗!水位高咗……以前(打風)唔使驚,而家唔使睇,一定水浸。」

九十多歲的盧伯伯見慣風浪,還能笑言面對颱風「手一指,水就停」,女兒卻坦言「今次(風雨)特別大,連我喺二樓都驚」。極端天氣加劇,甚至顛覆水上人家觀察潮汐的民間智慧:以往遇上初一、十五、十八的「生流」才要加以警惕,如今其餘日子的「死流」一樣成災,就像今次水位「浸到枱面咁高」,慶幸他們事先把電器吊起,總算能迅速恢復營業。

「知唔知呢幾粒螺絲釘有咩用呢?」感謝低碳想創坊導賞員阿暉及Gigi一邊帶領我們遊走大澳多個地點,一邊詳細講解大澳近年與極端天氣正面交鋒的歷史。例如這些「神秘三角」,其實是災前安裝可拆卸擋水板(防洪屏障)及防洪活門之地──鑑於2008年「黑格比」引發嚴重水浸重創大澳,政府翌年制定《大澳水浸緊急應變計劃》,頒布一系列預警、疏散及救援措施,包括裝設擋水板及高至半身的防波堤。

為何不斷提及「黑格比」?因為它和去年「天鴿」同樣遇上天文大潮x風暴潮的雙重不幸──在新月及滿月前後,太陽、地球、月球三者位置連成一線時引力最大,使潮汐變化最明顯(證明民間智慧冇呃人!),此時遇上強風將海水推向岸邊,以及熱帶氣旋中心的低氣壓增加風暴潮高度,就會更容易導致低窪地區水浸。

不過,當我們走至雨水泵房旁的水位尺,示意大澳海平面高度達到海圖基準面3.3米的預警水平,卻發現水浸痕跡早已超出水位尺範圍,而「山竹」尚且並非時值天文大潮。此外,河堤目前僅能減緩永安街與太平街一帶災情,另一「重災區」吉慶街的水浸問題懸而未決,而低碳想創坊較早前調查亦指出,逾半受訪大澳居民對緊急應變計劃沒有印象。面對極端天氣來勢洶洶,您我是時候認真思考如何「轉守為攻」,多走一步減緩氣候變化!

導賞團來到尾聲,總算能放鬆心情享受「世外桃源」。這片大澳鹽田人工紅樹林,源自當年興建新機場損失紅樹林的「等價交換」,雖然同樣具有吸碳、抓緊泥土、孕育濕地物種等功用,奇怪在這裡距離有意大規模發展的漁船港口,僅有數分鐘步程之遙。應對氣候變化,由關注每個生活細節、每處社區規劃做起。

其實極端天氣不只颱風,還會以暴雨、持續酷熱、氣候反常等型態出現。「點解5月已經夏日熱辣辣?」「點解10月仲未秋涼?」不論是上述生活小感悟,以至大事件如2008年「百年一遇」豪雨導致斷水、斷電、斷路,大嶼山部份地區坐困愁城,以及綠色和平早前與職工盟清潔服務業職工會研究指出超過一半受訪清潔工人在酷熱天氣下工作曾出現中暑症狀,造成潛在健康風險,均在訴說應對氣候變化刻不容緩。

無論來自大埔或大澳,住在高山或低谷,您我都站在應對氣候變化的同一陣線。感謝您一路以來的穩定支持,綠色和平與本地環保團體經過接近20年不斷爭取,成功推動政府公布「上網電價」政策。我們未來將持續透過政策游說、教育推廣、實地調查等層面,推動各界節能減排、加強發展可再生能源,同時提升香港氣候變化適應力;國際方面,我們亦會積極跟進聯合國的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IPCC)即將發表的特別報告,檢視如何將全球升溫幅度保持在攝氏1.5度以內。

世界各地群眾已經站出來,掀起改變浪潮,迎向更好明天。 您我攜手應對氣候變化,為時未晚!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