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少年,進擊氣候變化!

專題報導 - 2018-11-02
他們一出生,從課本認識氣候變化;他們的成長,見證極端天氣日益頻繁;他們的未來,混雜絕望與希望的未知數。3位「00後」少男少女深信應對氣候變化為時未晚,決意以行動帶來改變,需要您並肩作戰,捍衛1.5℃最後防線!

十月的微涼下午,在赫爾辛基,15歲的Greta Thunberg手執咪高峰,向超過一萬位同路人發表演說──他們剛創下了芬蘭有史以來最大的氣候遊行。

目前我們害怕改變,多於害怕氣候危機…
你現在可以做到的,多於我們未來可以扭轉的…
我請求大家正視氣候危機,給予我們一個美好的未來。

Greta Thunberg:我們不能靠循規蹈矩拯救世界

話音剛落,全場掌聲如雷,使Greta臉帶少許腼腆。(短短一星期,演說片段已傳遍數以十萬計網民)在她患有亞氏保加症(Asperger's syndrome)的小小世界,很多時只有深遽的黑白之分──八歲首次認識氣候變化,卻發現人人只談禍害不談解決方案,自此沉醉了解這位「佛地魔」,煉成指出媒體錯誤引述論據的本領,並身體力行茹素、在家中安裝太陽能板、盡量以單車代步,甚至影響父母一起拒絕乘坐飛機。

9月瑞典國會選舉,各派候選人一如以往就不同議題針鋒相對,卻從未聚焦氣候變化。受美國佛羅里達州帕克蘭槍擊案學生後續「March for Our Lives」遊行啟發,Greta連續三星期在斯德哥爾摩國會大樓門外「罷課」抗議,要求政治領袖正視氣候變化,喚起全國民眾、媒體關注,亦令減排幅度等環保議題重新納入辯論。即使選舉曲終人散,Greta如今每逢周五仍然與一班志同道合的年輕人堅守國會,在大人世界行動前,繼續實踐她的信念:「我們不能靠循規蹈矩拯救世界,因為法則本身必須改變。」(So we can't save the world by playing by the rules. Because the rules have to be changed.)

Andreas Randøy:改變社會,凡事皆可能

「我們受Greta Thunberg啟發。」16歲挪威男孩Andreas Randøy上月與近千位環保戰友周五遊行到市政廳,聲援Greta「#FridaysforFuture」行動之餘,也在控訴挪威政府一手標榜電動車與可再生能源的低碳生活提案,一手卻在開採北極石油蘊藏,做好自己盤數,卻要全球埋單:「我們出口了很多石油!挪威是全球第七大碳排『出口國』,只是我們在挪威看不見,因為它們用於其他國家。」

過去的夏天,挪威同樣感受到極端天氣影響,農作物嚴重失收,盛開的只有民眾對氣候變化之關注。Andreas加入的挪威最大青年環保組織Natur og Ungdom(Nature and Youth),2016年與綠色和平訴諸法庭,控告挪威政府於簽署《巴黎氣候協議》短短一個月後向13間油公司批出北極水域鑽油許可的行為,違反民眾「享有安全及健康環境」的憲法權利。雖然法院年初裁定挪威政府毋須就鑽油行為加劇全球氣候變化負上責任,但認同民眾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由憲法保護,為上訴提供基礎。

展望案件明年再審,Andreas坦言挑戰艱鉅,但羅浮敦群島(Lofoten islands)居民一直堅持將石油企業拒諸門外,給予他樂觀的理由:「所有重大的社會改變,直至成真一刻均看似不可能。今次亦不例外,但凡事皆可能。」

Jamie Margolin:這是一場社會運動

後浪愈見洶湧,皆因前浪掀起波瀾。16歲美國少女Jamie Margolin,是入稟控告華盛頓州政府漠視氣候變化、侵害民眾權利的13位原告之一,「憲法列明我們擁有追求生命、自由與快樂的權利,但當你無法呼吸,談何追求快樂?」美國近年深受颶風、山火摧殘,家鄉西雅圖的空氣污染亦日漸嚴重,災難過後卻只埋首重建,迴避解決根源。Jamie想說的是,氣候變化已經不是未來的事情,不是將會影響下一代;應對氣候變化其實是為了當下,為了自己:「我不會說為子孫憂慮,這理由很堂皇。事實上,我會親眼見證氣候變化,我憂心的是我自己。」

雖然入稟8月被法院駁回,但Jamie並未停步,繼續把午飯時間奉獻予尋找空課室開視像會議,或者在上學車程一手拿著電話商討策略,或者清晨5時半掙扎起床做功課。7月,Jamie和同伴在華盛頓舉辦「Zero Hour」青年遊行,顧名思義,應對氣候變化不能再等,而她的願景遠遠不止一趟遊行,「我們取名Zero Hour的原因之一,就是不想人們以為這只是單純一次活動:它是一場社會運動。」

拯救氣候無分世代,您願意與Greta、Andreas和Jamie一起捍衛1.5℃最後防線嗎?為自己、為下一代、為地球未來,誠邀您從十個全球環境趨勢中投選讓您心存希望的理由,指引未來方向。應對氣候變化,為時未晚!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