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茶葉的秘密

專題報導 - 2016-09-29
香港人工作沉重,忙裡偷閒泡一壺茶細嘗,的確怡情養性。您我在市面購買的茶葉,不少從中國入口,但2012年綠色和平發現,眾多知名品牌的茶葉普遍含有混合殘餘農藥,令人擔心。當時政府、業界和市民均意識到茶葉的農藥使用必須有效管理。4年過去,中國茶葉的農藥殘餘情況有否改善?

© Greenpeace/ Chan Yat Yin

中國品茗文化源遠流長,愛茶人口龐大,但諷刺是競爭激烈的茶葉市場的管理陋弊百出,茶葉價格和種植過程缺乏資訊透明。

綠色和平於2012年發佈《茶葉農藥調查報告》,指出九個茶葉品牌的18個茶葉樣本,全部驗出含有至少3種殘餘農藥;其後再公佈知名品牌立頓(Lipton)的4款茶包,均含至少一種超出歐盟標準的殘餘農藥。

報告一出,喚起極大的迴響。短短3個月內,綠色和平推動Lipton生產商聯合利華、在香港上市的中國最大茶葉綜合企業天福集團(天福茗茶)等承諾減用農藥及建立完善的追溯系統。而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亦起關注,過去四年抽驗逾百個茶葉及花茶樣本,幸全部合格。

© Greenpeace/ Chan Yat Yin

生態茶葉的興起

近年市民對食品安全和環保愈來愈重視,在中國各種有機茶園應運而生。生態茶農開始放棄常規的種植模式,堅持「只用汗水,不用農藥」,遵循生態學原理,尊重人與自然共生,也重新認識茶與樹木、動物和昆蟲的關係,建立健康的有機茶園。

不過,拒用農藥,蟲害是生態種植最常遇到的難題,怎樣能解決?而生態茶葉種植在技術和經濟上是否可行?綠色和平調查員走訪福建漳州市及雲南普洱市,從兩個生態茶園找尋答案。

調查員發現兩個茶園均運用因地制宜的生態種植方式經營,效果不錯。

例如生態茶園不會單種茶樹,而是加入其他樹種(稱為「套種」),吸引鳥和益蟲在茶園棲息,起「生物除蟲」作用;同樣地在茶園設立雞舍,散養逾千隻雞,也能減少蟲害;其實除了農藥能殺蟲,噴灑辣椒水也有一定功效;若有蟲害爆發,只會人工抓蟲。

肥料方面,茶園採用有機肥料,從內蒙古運來羊糞堆肥;也會利用茶葉生產過程的剩餘物資,如茶梗和茶抹,混合雜草等做成肥料,替代化肥。

為免土壤養份和水土流失,只在採摘茶葉時,以人手拔除雜草;保留一定的雜草,能吸引害蟲啃食,保護茶樹。

上述兩個生態茶園已能透過天然的食物鏈控制蟲害,毋須過多的人為干預,更不需使用化學農藥和化肥。經濟方面,隨著種植環境不斷改善,茶葉產量也逐漸提高,加上得到消費者的口碑和信任,收入逐年增加。

© Greenpeace/ Chan Yat Yin

讓生態茶園孕育肥沃土地

今年,綠色和平再度進行茶葉農藥調查,檢測15個品牌共26款茶葉,包括多款生態有機茶葉,結果高下立見。生態茶葉全部過關,相反一般茶葉卻有85%樣本驗出殘餘農藥,包括多種禁用及高毒農藥。

有研究證明,茶葉上的殘餘農藥可滲入茶中,加上每天有可能從其他食物接觸不同農藥,身體很可能產生「農藥雞尾酒效應」。現時科學界尚未有「每日攝取多少農藥會威脅健康」的定論,因此個別農藥含量未有超標,並不代表食品安全。

中國有機茶園目前佔全國茶葉面積僅6.2%,茶葉市場佔有率亦不足10%。農戶數十年來根深蒂固依賴化肥農藥種茶的習慣,難以一下子改變。全面推動生態有機茶葉發展,仍有待政府或企業協助提升相關知識及技術,令市場更趨成熟。

您我作為消費者,對生態及有機農業的支持,當然也無比重要。品茶文化十分悠久,有機茶葉的市場很值得繼續探索。懇請有您一起與綠色和平持續護茶,讓大眾一同安心品茗。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