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雨林的滅火雄心

專題報導 - 2017-02-02
部分肆意破壞印尼熱帶雨林的棕櫚油企業,為了清空土地種植,每年都焚燒大片雨林,摧毀極瀕危物種紅毛猩猩的棲息地;更造成嚴重「霧霾」空氣污染,損害鄰近居民的生活質素及健康。綠色和平去年協助成立一支由當地義工組成的「雨林救火隊」,守護寶貴的雨林。

她是Lara,今年25歲,在印尼廖內省港口城市杜邁出世,自小生活便受盡焚林帶來的霧霾影響。她憶述:「還記得我當時才五歲,有一段時間不用上學,但母親不讓我出門,她自己也只是一星期外出一次,採購生活必需品和食物。」長大了,她才知道這是由於焚林導致空氣污染嚴重,校園每年都會被逼停課一段時間,居民日常生活亦大受影響。

升上大學後,Lara搬到杜邁港177公里外的城市生活,可是,她仍然逃不過因森林大火導致的霧霾威脅。在被逼留守家中的日子,她總感到無奈與憂慮。但自從她了解到森林大火許多時候都是人為導致,就將憂慮化為勇氣,毅然加入綠色和平新成立的「雨林救火隊」,希望挽救這個持續惡化的局面,阻止人為火災繼續蔓延。

救火義工隊總共有25名成員,分別來自蘇門答臘、加里曼丹和雅加達,大部分是像Lara一樣的年輕一代,也同樣曾經深受印尼雨林大火的影響。他們自2016年中起受訓,除了活用救火工具等救火知識,也學習偵查潛在火災危機、監察泥炭地管理、防火教育、急救等。至於確認火場地點的任務,則主要由綠色和平研發的「好奇森林」互動地圖負責。

2016年10月23日,雨林救火隊首次出動,到印尼廖內省一帶滅火。救火隊來到若肯縣(Rokan Hilir),隊員Nilus(右)和 Tia(左)與當地孩子聊天。2015年下旬印尼雨林大火釋出的溫室氣體造成嚴重霧霾,影響數以百萬人的生活,超過50萬人患上急性呼吸系統疾病、逾十萬人因而早逝。世界銀行亦估計,大火所導致的損失高達約160億美元 ,相當於2014年印尼棕櫚油出口總值的兩倍。

正式執行滅火任務,救火隊起初利用衛星熱點監察系統尋找發生火災的地點,但未有任何發現,直到派人實地監察後,才發現該處火災早已持續數天,因為被焚燒的泥炭地是難以被系統感應。撲火困難重重,但Lara坦言難度越大,推動力越大:「大火的濃煙不再使我害怕,反而令我更鼓起勇氣克服。」

為甚麼?因為Lara更深切明白到,當地政府對肆意焚林的企業打擊力不夠,人民只能夠自發以實質行動,阻止毀林繼續惡化 — 印尼總統維多多最近宣佈保護泥炭地的新法案,長遠緩減全球氣候變化,但在新法案下,已取得發展棕櫚油種植園牌照的企業仍可繼續開發泥炭地,換言之未來30年,種植園仍會不斷擴張,更多泥炭地被排乾,助長森林大火燃起。

別讓「雨林救火隊」孤軍作戰,您願意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阻止棕櫚油企業繼續焚林,保護珍貴的印尼雨林嗎?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