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sa Seurujärvi:我是北方森林的馴鹿少女

專題報導 - 2019-03-04
編按:零下35度的北方森林,萬物披雪,馴鹿緩緩以地衣為食,winter wonderland乍看與世無爭;唯有一點紅,在茫茫雪地昂然挺立:「不要工業鐵路」。有「歐洲最後遊牧民族」之稱的薩米族(Sámi)原住民,其中七位馴鹿牧者代表日前發表聲明,反對當局有意興建工業貿易鐵路,貫穿芬蘭北方森林放牧區域,連接海冰消退嚴重的北冰洋,向紙漿、伐林企業敞開經貿大門。22歲少女Jussa是牧者代表之一,她撰文分享捍衛身份認同、守護極地環境的心路歷程。

文:Muddusjärvi地區馴鹿牧者代表Jussa Seurujärvi

我有捍衛身份認同的權利。

我剛剛把飼料帶到放牧馴鹿的冰雪森林,因為牠們已無法「天生天養」──綿延Sápmi(薩米族聚居地,跨越挪威、瑞典、芬蘭、俄羅斯四國)的森林很多已遭砍伐,數百年不會重生。

我是一位馴鹿牧者,如同我的爸爸、我的祖父母、我的很多很多代祖先一樣。馴鹿千百年來孕育了這片土地上無數的我們,如同狩獵、釣魚、歡聚,自古以來就是人們來到遙遠一方的初衷。我們希望承襲先祖的傳統智慧,延續自身文化,但伐木、採礦及各種土地割據,正把我們與薩米文化推向失傳邊緣。

北極鐵路(The Arctic Railway)將會終結我們的傳統與生活日常──它會貫穿放牧地、玷污潔淨水源、劃破唯美自然。它的威脅如影隨形,隨時輾碎我的過去、未來,以及我值得擁有的身份認同。

芬蘭交通與通訊部(Ministry of Transport and Communication)委託研究的報告表明,從經濟角度考慮,興建北極鐵路並不可行,更會對我們的生活造成無法逆轉的破壞。儘管如此,拉普蘭區域議會(Lapin Liitto;薩米族聚居地又稱為拉普蘭Lapland,他們則自稱Sápmi)執意將鐵路納入區域規劃大綱圖。為了擁護所謂「國家利益」,他們不惜犧牲我們的土地、生活,漠視國土內的原住民。薩米族世代跨越國界聚居歐洲最北端,一直受罪於殖民主義,這條鐵路正延續那苦難。若當局拒絕撤回規劃,「發展」會如陰影籠罩我以後的歲月,使我無從掌握未來。

不過,我們不會坐以待斃,任由工業鐵路侵害權利,因為我們早已煉成了要挺身而出。如今我充滿鬥志,因我知道自己並不孤單[1]──全球數以萬計支持者,還有閱畢這篇文章的您,都是給予我們抗爭力量的夥伴。

[1]2018年秋天,數以百計薩米族人集結起來,砌出象徵「禁止超越」的紅線(Red Line),反對工業發展肆意破壞薩米地區;綠色和平聯同加拿大及紐西蘭的原住民代表聲援、參與行動。

「芬蘭政府覷準北極正在融冰,將會開闢貿易路徑,引入更多紙漿廠及伐林作業掠奪薩米族土地,實在匪夷所思。我們無法承受失去更多天然碳匯(carbon sinks),失去北方森林的生物多樣性。」──綠色和平北歐辦公室保護森林項目主任Matti Liimatainen

誠邀您加入聯署(英文網頁)與全球過萬位支持者一同捍衛原住民權益,守護北極地區自然風光。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