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勇士號,連結每一個充滿勇氣的行動

專題報導 - 2017-12-29
綠色和平傳奇船艦「彩虹勇士號」象徵希望、勇氣與環境的復元及自癒能力,自1978年起一直在環境危機最前線,從反核試、反捕鯨,到今天致力減緩氣候變化、守護北極,以及為海洋減塑,船長Peter Willcox從不缺席。乘彩虹勇士號最近到訪香港進行海洋塑膠污染研究,我們訪問了這位身經百戰的船長:有什麼讓你堅持行動30年?

Peter Willcox(左)與彩虹勇士號船員合作無間。

在綠色和平,Peter Willcox堪稱最知名的船長,也是最好的水手。他自1981年加入綠色和平,其間歷經許多標誌行動,包括2013年掌舵「極地曙光號」,與其餘29名行動成員在俄羅斯外海國際海域和平抗議北極鑽油,卻被俄羅斯政府連人帶船拘押,遭非法羈留長達兩個月,並控以「莫須有」的罪名。

綠色和平在全球發起「北極三十」救援行動,支持者於Peter Willcox的家鄉──美國康涅狄格州South Norwalk集會,聲援一眾行動者。

在全體成員獲得特赦、安全返家的翌年,Peter船長獲頒向來有「綠色奧斯卡」之稱的終身成就獎「觀察家道德倫理獎」(The Observer Ethical Awards)。守護環境的路上苦樂參半,不變是堅持和平的精神,以及尋求您我每一個人,共同改正錯誤對待地球的方式。以下送上與Peter船長的專訪:

加入綠色和平的契機?

我從Bob Hunter的著作《Warriors of the Rainbow》中讀到「非暴力直接行動」並深受吸引,亦因此邂逅綠色和平。加入綠色和平前,我在一艘船上從事環境保護工作,但我覺得只是教育還不夠,而綠色和平正正能做到更多。

最難忘的經歷?

1985年,我們駕駛彩虹勇士號到太平洋抗議核子試驗,第一件事就是前往南太平洋馬紹爾群島,帶領小鎮居民撤離到120英里外的安全地方,重新生活。當年美國為了研究輻射對人體的影響,竟故意將居民留在輻射區。

1985年的撤離行動。載著朗格拉普環礁居民的小船,緩緩駛近「彩虹勇士號」。

第一代「彩虹勇士號」比現在小一半,因此我們須花上兩星期,從朗格拉普環礁(Rongelap Atoll)協助350位居民撤離。這件事很值得紀念,因它不是一般綠色和平會做的行動,但快速應變也是我們的核心價值。

遺憾的是,「彩虹勇士號」從太平洋返回紐西蘭奧克蘭港補給,船員正在籌備再度啟航,到穆魯羅亞環礁(Moruroa Atoll)抗議法國在該處進行地下核子試驗之時,偽裝成蜜月夫婦的法國特工在凌晨時份炸沉了彩虹勇士號,隨船攝影師Fernando Perreira本來已經離開,卻因再次返回船上而不幸罹難。

彩虹勇士號每次出征皆有不同任務在身,就像Peter Willcox去年隨船前往土耳其博得魯姆(Bodrum),在當地推廣太陽能。

這麼多年來,您發現海洋塑膠問題變嚴重了嗎?

我頭一次注意到海洋塑膠問題是2000年,當時我們航行到菲律賓馬尼拉,從100英里外就注意到海中的塑膠垃圾。船艦今年6月航行到地中海,同樣被大量塑膠包圍,其中99%海中的塑膠都非常微小。我想許多人都很清楚海洋提供的豐富資源,也知道再不改變生活方式,海洋將無法像過去一樣支撐我們。

什麼讓您一直待在綠色和平?

我有兩個女兒,分別是22和26歲,我希望她們有信心建立自己的家庭。她們都大學畢業了,對於地球的未來,還有一切住在這個星球的生物同感憂慮。我們正在傷害地球:將它「煮熟」、讓海洋酸化、每天向海裡傾倒上百萬噸的垃圾,而且很多傷害難以回復。

我認為現在是人類歷史上重要時刻,如果我們希望地球仍然適合居住,就必須改變行為方式,不然這將是奢想。這也是激勵我每天早上起來的動力!

為什麼環境運動需要更多支持?

環境運動需要每一個人的參與,這是最重要的。綠色和平無法光靠自己,將污染源頭一掃而空清理地球,我們期盼藉着激勵更多人幫忙,還有敦促政治人物做正確決定,一起做到。但願您我在某時某刻明白:我很關心這件事,我可以起來行動。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