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膠污染,攻陷南極最後淨土

專題報導 - 2018-06-13
在無涯的荒野裡,輕輕的問一聲:「噢,您也在這裡嗎?」可惜綠色和平科學家沒有遇見浪漫緣份,只有無處不在的塑膠污染。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今年1至4月在南極實地科研調查,其間抽取多個水樣本及雪樣本化驗,經分析證實塑膠污染已經入侵南極。

Madder Cliffs, Joinville Island. Antarctica.Sandra Schoettner, marine biologist and oceans campaigner with Greenpeace Germany and Josh Ingram from Greenpeace ship Arctic Sunrise doing snow sampling to investigate the presence of persistent organic pollutants like PFCs (per- and polyfluorinated chemicals) in the Antarctic environment. PFCs are widely used in industrial processes and products. The outdoor industry applies them for waterproof gear like jackets and shoes. Greenpeace has already performed this kind of sampling in other remote and seemingly pristine places in China, Russia, Turkey, Scandinavia, the Alps, and Patagonia.

有些新發現,會使您興奮莫名──例如企鵝艱險奮進的生存奇招、南冰洋下570米的幽深風光,或者小小南極磷蝦的粉紅力量。有些新發現,卻使您扼腕嘆息──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年初前往南極實地考察11星期,其間在南極半島布蘭斯菲爾德海峽一帶抽驗多個水樣本及雪樣本,經仔細化驗後發表研究報告(註1),揭示被譽為地球「最後淨土」的南極,已被塑膠及有毒有害化學物污染:

  • 8個水樣本中,7個發現直徑少於5毫米的微塑膠(1公升樣本中,最少含有1個微塑膠成份)
  • 9個Manta Net拖網打撈海水樣本中,兩個發現微塑膠碎片
  • 9個雪樣本中(包括初雪及積雪),7個發現廣泛用於加工程序的有毒有害化學物「全氟和多氟烷基化合物」(per- and polyfluorinated alkylated substances, PFASs),部份PFASs影響野生動物繁殖及成長

Adélie penguins on an ice floe and Humpback whale breaching the surfacee in Hope Bay, Antarctica. Greenpeace is about to conduct submarine-based scientific research to strengthen the proposal to create the largest protected area on the planet, an Antarctic Ocean Sanctuary.

看得見與看不見之間

鏡頭把南極絕美風景定格,無孔不入的微塑膠依舊隨水流動。極地曙光號出航南極期間,船員看見懷疑是遠洋漁船遺下的浮標、漁網及防水布漂流冰川之間,尚可緩緩駛近清理,但是次研究發現的微塑膠,種類遍及聚酯纖維(Polyester)、尼龍(Nylon)、「特氟龍」(Teflon)等,既微小也難以斷定來源──可能是用於個人護理產品的微膠珠,或是漁網、「速食時裝」常見的合成纖維,或從塑膠垃圾在自然環境分裂而成。

事實上,多項研究先後證實微塑膠已入侵全球海洋──北極塑膠污染沒有最嚴重只有更嚴重,北太平洋海底10,898米的瑪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也有膠袋等3,000件垃圾,今次南極研究除了證明塑膠污染的廣泛及普遍程度,亦有助科研團隊未來進一步了解塑膠污染如何影響極地生態。

有毒有害化學物「從天降」

這邊廂微塑膠從海路「搶灘」,PFASs則如「傘兵」空降南極大地。這些化學物質不存在於自然環境,卻可隨大氣或塵粒飄散世界各地,直至隨雨水或冰雪着陸;有研究顯示,其中一種PFASs全氟辛酸(PFOA)或能引發腫瘤、損害生殖系統、影響荷爾蒙分泌。

為PFASs換個名字,您對PFCs(全氟化合物)可有印象?綠色和平2015年起推動的「為戶外去毒」項目,正是要求各大戶外品牌棄用具防水防油特性、卻長久污染環境的PFCs;各地辦公室團隊當年走訪斯洛伐克高塔塔山、瑞士馬村湖及意大利錫比利尼山等地,發現10處偏遠地方皆受PFCs污染,而今次在南極抽驗的雪樣本,部份PFOA含量高達1.86ng/L,比上述三地更高。

從西向東順時針環繞南極流動的洋流「南極繞極流」(the Antarctic Circumpolar Current),過往被視為隔絕污染於南極之外的保護屏障。不過,部份採集樣本的地域沒有漁船、觀光船到訪,亦不見科研基地等「本地來源」,連同去年有英國科學研究提出微塑膠穿越南極繞極流的可能性,要抵擋塑膠污染入侵,人類再不能望天打卦。

綠色和平守護南冰洋項目主任Frida Bengtsson表示:「我們可能想像,南極是一片隔世、純淨的荒野。其實從形形色色污染、氣候變化到工業捕撈磷蝦,人類踐踏的足跡清晰可見,更甚是這次研究結果證明,最原始的南極生態已受微塑膠及殘留有毒有害化學物玷污。我們必須立即從源頭阻止污染物落戶南極,更需要一個南極海洋保護區,讓企鵝、鯨魚及整個生態系統得以喘息。」

由24個國家及歐盟組成的南極海洋委員會(Antarctic Ocean Commission)將於10月召開會議,商討是否通過在威德爾海(Weddell Sea)成立面積達180萬平方公里(相等於22,900個香港島)的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距離會議尚餘4個月時間,誠邀您加入全球170萬名「南極守護者」陣營,推動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成真,阻止塑膠污染進一步入侵南極,並向2030年前全球30%海洋納入保護的願景邁進。

註1:《Microplastics and persistent fluroinated chemicals in the Antarctic》研究報告全文(英文版)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