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吞拿魚佳餚,記載漁工血汗史

專題報導 - 2018-06-26
鮮或腥自有味蕾判斷,漁工血汗卻不容點綴調味。綠色和平走訪多國調查逾年,發表《浩劫漁生── 臺灣遠洋漁業調查報告》,揭露在台灣當局監管不力下,沾染漁工血汗的海鮮透過全球三大海鮮供應商之一台灣豐群水產行銷全球,包括美國、英國等地,其中一款吞拿魚罐頭,亦在香港的超級市場裡發現有售……

A yellowfin tuna lies on the deck of longline fishing vessel Dong Yu 1518 after being hauled in from the ship’s longline in the South Pacific albacore tuna fishery.The Rainbow Warrior travels into the Pacific to expose out of control tuna fisheries. Tuna fishing has been linked to shark finning, overfishing and human rights abuses.

香港有售!消費者與幫兇一線間

香港人喜歡進食海鮮,根據聯合國統計顯示,香港人每年人均消耗60公斤海鮮,遠超全球平均的20公斤。不論壽司、魚生、罐頭,還是貓咪的食糧,吞拿魚都與我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不過,市面上所能選購的吞拿魚產品,卻非件件都由可持續捕撈方式所得。

台灣漁業規模龐大,遠洋漁船多達1,140艘,僱用超過3萬名外籍漁工,其中豐群水產每年轉運最少52萬公噸吞拿魚及10萬公噸其他魚類,屬全球三大貿易商,但是次調查報告發現,豐群水產出售涉嫌是血汗漁獲的吞拿魚予世界不同品牌,其中英國品牌Princes吞拿魚罐頭,其主要銷售市場雖為美國,但綠色和平卻發現,在荃灣一間超級市場的貨架上,亦能發現其蹤影。換言之,一不小心,您我就有機會誤買血汗海鮮。

續談血汗海鮮前,您不可不知的關鍵詞

IUU:指非法、未報告及未規範捕魚(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 Fishing),涉及偽造報告、違反養護管理措施、擅闖未經許可海域捕撈等行徑

歐盟黃牌:不是球賽的「兩黃一紅」,而是歐盟向疏於打擊非法捕撈的漁獲出口國先出示「黃牌」,若情況未有改善則作「紅牌」懲戒,包括禁止出口漁獲至歐盟成員國。台灣於2015年10月因「監管漁業法規架構有重大缺失」被發黃牌,至今仍未撤銷

權宜船(Flag of conveneince):一艘船有別於其擁有者的國籍,卻掛上其他國家的船旗──低廉註冊費用及稅項、自由聘請廉價勞工、逃避原國籍或國際漁業管理法規,往往是「改旗」誘因

海上轉運(Transshipment):捕魚業常見作業模式之一──小船在公海將漁獲轉運至大型船隻,然後續留海上作業長達數個月甚至數年,令執法機關難以監管

台灣漁會:會員以漁民為主,全台灣40個分會目前共有42萬會員,負責不同行政地區與漁場;惟一方面理應負責船員權益,一方面卻代表台灣漁業,代理監管單位的作用存疑

「着草」梗要還,咪放生中介

潛逃回國,不止逍遙法外,更獲縱容重操舊業?綠色和平繼續跟進2016年《台灣製造:失控的遠洋漁業》報告關注的「巨洋案」──2011年起,五位台灣巨洋國際漁業董事及股東涉嫌將柬埔寨漁工誘騙至非洲或太平洋島國工作,漁工更遭受挨餓、死亡威脅、每天工作21小時等不人道虐待。五位被告於2014年被柬埔寨法院判處10年有期徒刑,並須賠償損失,卻潛逃台灣躲避刑責,至今仍被柬埔寨當局通緝。

不過,高雄地檢署辦理案件時以「法院無管轄權」、「無法判定有罪」等理由,決定「行政處分」了事;綠色和平調查員更發現,其中兩人目前仍在政府許可單位擔任外籍漁工仲介,另外兩人亦繼續為台灣漁船招募漁工,猶如對漁工家屬的二度傷害。縱然台灣政府因應歐盟「黃牌」,去年初施行「遠洋漁業三法」以加強保障漁工人權,但當局缺乏執法決心,對他國通緝犯「隻眼開隻眼閉」,更縱容重操故業,談何決心遏止強迫勞動、人口販運?

踏血尋梅,為印尼漁工昭雪

沒有壯闊胸膛,怎與怒海搏鬥?但印尼籍漁工Supriyanto生前瘦骨嶙峋的照片,正是現實中漁業營運模式壓榨漁工的寫照。2015年,台灣漁船「福賜群號」漁工Supriyanto疑遭虐待致死,案件疑點重重,屏東地檢署偵查後卻草草以意外簽結,惹來輿論譁然,最終由監察院介入重啟死因調查。

43歲的單親父親Supriyanto獨力撫養三名小孩,為增加收入養家,2015年4月受聘於福賜群號擔任漁工,豈料踏上不歸航程。同年7月起短短一個月內,福賜群號兩度向東港漁會通報──船員Urip Muslikhin失蹤,以及船員兼漁工Supriyanto死亡。

儘管福賜群號船長宣稱,在Urip失蹤後曾按漁會指示搜索三天,Supriyanto罹難後亦立即返回港口,但據Global Fishing Watch監測數據顯示,福賜群號的航行軌跡在上述時期與一般捕魚作業無異,即使Supriyanto垂危期間亦然。驗屍報告指出,Supriyanto在船上因「膝傷」引發感染,導致敗血性休克身亡,死因對一名正值壯年的健康男性而言可謂撲朔迷離。事件亦令人質疑,漁業署未能善盡保障外籍漁工人權的監管責任;由綠色和平等七個團體組成的「外籍漁工人權保障聯盟」,呼籲廢除「境外聘僱」模式,並將所有在台外籍漁工納入《勞基法》保障,不論服役於遠洋或近海漁船,一律由勞動部管理。

人命與剝削,不應有「權宜」之計

瓦努阿圖,因「我想住嘅地方」而聲名大噪,但這面太平洋島國旗幟,同時是眾多台灣權宜船懸掛的「遮醜布」──台灣去年約有250艘權宜船,其中約100艘的登記船旗國為瓦努阿圖,包括釀成奪命悲劇的「和春61號」。2016年9月7日,和春61號駛至復活島與斐濟之間的公海,其間六名印尼船員闖入船長室殺害中國籍船長謝丁榮,其後罪成被瓦努阿圖法院判處18年徒刑。

審訊期間,漁工憶述船上遭遇,縱未獲法庭接納為自衛理由,卻令外界關注事件不只一個受害者。綠色和平調查員親自前往瓦努阿圖,探訪六位涉事船員,揭示不堪回首的飄泊歲月,且聽他們親自訴說……

「如果你能在像有和春61號船長的漁船撐過兩年合約,我想你會流下血做的淚。」
「那四個月,我的心在哭泣,不是只有我被折磨,我的同胞兄弟也不能倖免……」
「(船長)他用掃把打人,叫我們吃飯吃快一點,被叫到名字時要起立。我們常常被他打頭、掌摑,不是一次兩次,三、四個月來是家常便飯。」

總括兩宗奪命慘劇,台灣外籍漁工普遍受虐情況如下:

  • 遭船長、船員言語辱罵及暴力虐待
  • 每天工作長達20小時,嚴重缺乏睡眠
  • 伙食差劣,甚至被迫違反信仰吃豬肉
  • 長期隔離、孤立,心理受創
  • 被剋扣工資或收取巨額中介費,每月僅獲發數十美元,並遭扣留身份證明文件

漁工異地飄泊,只期盼人道待遇及應有薪酬,寄回家鄉養妻活兒,不應蒙受牢獄之災甚至生命威脅。反觀漁船一方往往容易置身事外,例如台灣當局單以「和春61號」船籍隸屬瓦努阿圖為由,未有打算調查或起訴。

A longline fishing vessel in the South Pacific tuna fishery.The Rainbow Warrior travels into the Pacific to expose out of control tuna fisheries. Tuna fishing has been linked to shark finning, overfishing and human rights abuses.

豐群水產,請牽頭改革漁業

撇開燃料、設備、維修等必要開支,企業要「賺到盡」壓榨成本,往往藉境外聘僱向遠洋漁工「開刀」。要扭轉剝削人權的既有漁業營運模式,獲利最豐厚的海鮮貿易商責無旁貸。雖然漁業供應鏈錯綜複雜,尤其部份受害漁工因言語不通或是「文盲」,難以指認確實漁船,惟綠色和平調查員仔細查核後,證實豐群水產及旗下公司先後向巨洋漁業擁有的漁船採購海產,包括最少一艘巨洋船隻在五名董事被定罪後繼續供應魚獲,亦與「和春61號」的海上轉運船「新和春102號」有交易往來,涉及發生船長被殺案的航程所得漁獲,意味「血汗海鮮」隨時奉上您我的餐桌。

漁工人權剝削往往伴隨環境破壞、非法捕撈而來,關乎海洋生態的可持續發展。我們呼籲台灣當局必須加強執法,掃除各種非法漁業行為,同時落實跨國合作打擊人口販運;豐群水產則應公開供應鏈資料,並確保漁獲合法性,停止向涉嫌人口販運或漁工剝削的漁船採購漁獲。

綠色和平守護海洋項目團隊將持續深入調查「血汗海鮮」真相,同時多管齊下邁向2030年前全球30%海洋納入保護區的長遠目標。您的一分一毫慷慨捐助,都是撫平漁工創傷、增添海洋生命力的浪濤。

延伸閱讀:

《浩劫漁生── 臺灣遠洋漁業調查報告》摘要(中文)

《浩劫漁生── 臺灣遠洋漁業調查報告》(英文版)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