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企鵝…但我們不會放棄

專題報導 - 2018-11-05
感謝您與綠色和平守護南極項目團隊一整年努力、與全球270萬人並肩「集氣」,您我盡力了,可惜只差一點點…經過兩星期磋商,南極海洋委員會(CCAMLR)會議現場傳來心碎消息: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未能成立。但企鵝依然拼命去生存,綠色和平亦沒有絕望的理由,只會更加努力守護這片人間淨土。

Chinstrap penguin nesting at Spigot Peak with mountains and glaciers at Orne harbor in the background, at Gerlache Strait in the Antarctic. Greenpeace is conducting submarine-based research of the seafloor to identify Vulnerable Marine Ecosystems, which will strengthen the case for the largest protected area on the planet, an Antarctic Ocean Sanctuary.

獲全球270萬民眾聯署支持、位於威德爾海(Weddell Sea)的南極海洋保護區議案,過去兩星期交由南極海洋委員會主宰命運,但通過成立海洋保護區的門檻極高:全體成員必須一致同意。儘管獲得25個成員當中22位表態支持,可惜面積達180萬平方公里、相等於22,900個香港島的南極海洋保護區,在中國、挪威及俄羅斯反對下無法成立。而另外兩個分別擬設於南極洲東部及西南極半島的海洋保護區議案同樣未能通過,令企鵝、藍鯨等南極物種繼續承受商業捕撈等人類活動、以至無分國界的污染及氣候變化威脅。

利字當頭,無主海洋誰來守護?

一次又一次失望,不免令人質疑南極海洋委員會似乎忘卻推動成立海洋保護區網絡的初衷,反而側重擴展漁業利益,少數代表團甚至採取拖延策略,消耗討論科學理據的會議時間,最終未能達成共識。綠色和平守護南極項目主任Frida Bengtsson坦言:「這本來是個在南極成立全球最大保護區的歷史時刻,從而守護野外生態、抗衡氣候變化,保護全球海洋健康。22個委員會成員前來真誠磋商,可惜逼切保護海洋的認真科學建議,卻受到毫不科學的干預。」慶幸大多數成員的支持不會化為烏有,未來勢將轉化為《聯合國海洋公約》談判以至更多國際保育會議的動力。

Pengiuns take shelter on an Iceberg, close to Trinity Island, 15th March 2018. Greenpeace is documenting the Antarctic’s unique wildlife, to strengthen the proposal to create the largest protected area on the planet, an Antarctic Ocean Sanctuary. Photo: Paul Hilton /Greenpeace

從0到270萬,我們一起做到了…

猶記得去年10月,南極洲東部保護區議案在CCAMLR未能闖關,綠色和平與盟友雖不甘心,但失落只有一瞬間,因為我們隨即發起全球行動,推動成立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轉眼一年過去,心願仍告落空,但回望種種成果,更重要是您與全球270萬南極守護者的聲音彼此共振,就如浪濤撫慰人心,讓我們提起精神再出發!

守護珍奇海床:派出小型潛水艇深潛南極海床,鑒定四處脆弱海洋生態系統(Vulnerable Marine Ecosystems, VMEs),獲科學界承認保育需要,並於日前CCAMLR會議通過納入保護

Snake Star on sea floor, Hope Bay, Trinity Peninsula, Antarctica.

緩減磷蝦「危機」:佔南極磷蝦捕撈量85%的捕撈企業作出具體承諾,停止在南極生態系統敏感範圍捕撈南極物種的主要食糧磷蝦,同時支持多個保護區議案

揭示塑膠污染:實地科學研究證實微塑膠及有毒有害化學物已入侵南極,喚起全球民眾正視無處不在的塑膠污染

集結全球力量:集結全球270萬南極守護者、超過80位「南極大使」的聲音,將極地美景與危機呈現公眾眼前;「守護南冰洋之旅」及後續行動,獲全球超過2,000次媒體轉載報道

加強政治游說:延續加強保護全球海洋的政治游說工作,其中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Donald Tusk)在聯合國大會發言公開呼籲守護南極,英國政府亦表明支持保護全球30%海洋

Greenpeace activists in peaceful protest, displaying a banner saying “Protect the Antarctic” on the Ukrainian krill trawler 'More Sodruzhestva' in the Bransfield Strait near Greenwich Island, Antarctic, 22nd Marech 2018.  Greenpeace is calling for the krill industry to commit to stop fishing in any area being considered by governments for ocean sanctuary status, and to back proposals for marine protection in the Antarctic. Photo: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守護南極未完待續!

不論1991年推動各國簽署新修訂《南極條約》,或者2017年見證南極羅斯海保護區成真,甘甜勝利背後往往嘗盡苦澀,因此會議落幕只是綠色和平另一波守護南極行動的開端!除了要求企業走塑、推動政府大力減排,從各路戰線守護同一片海洋、同一個地球,香港立法會正審議《南極海洋生物資源養護公約》條例草案,以及推行有關犬牙魚管制的附屬法例,綠色和平亦會持續關注。

展望未來,CCAMLR會議來年再掀戰幔,另一轉捩點就是《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未來兩年的關鍵磋商──首輪談判已於今年9月展開,預計最快2020年落實細節,保護涵蓋全球三分二海洋面積、不屬任何國家的公海。綠色和平將密切關注、參與會議過程,並延續政治游說工作,呼籲各地政府訂立進取目標,向科學界提出必須在2030年前保護全球30%海洋的願景邁進。

Staff of Greenpeace on the top of an ice berg. February 23, 2018, Antarctic, Esther Horvath

會議結果無疑令人失望,但綠色和平與您一同振作,繼續以行動編織全球數以百萬海洋守護者的共同夢想;願南極純淨如昔,願海洋自由無憂。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