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陲」失守,郊野公園難長久? | 綠色和平 (香港網站)

「邊陲」失守,郊野公園難長久?

專題報導 - 2018-06-05
東大嶼都會「抵食夾大件」?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新鮮出爐」?埋嚟睇埋嚟揀……「土地大辯論」巡迴展覽日前展開,並推出「點心紙」般的諮詢問卷,邀請公眾剔選增闢土地選項。所謂邊陲,過去一年被利用貶低郊野公園的生態及康樂價值,從而粉飾不可逆轉的自然破壞,但綠色和平最新調查發現,郊野公園的社會貢獻既獲普遍認同,更有逾半市民對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感到疑慮或不可接受。

本來無「邊陲」,何處惹塵埃

在搜尋引擎輸入「郊野公園邊陲」,「郊野公園邊陲意思」、「郊野公園邊陲定義」等搜尋建議隨即彈出,似乎不少人看見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在諮詢選項中獨佔兩席,其中大欖及水泉澳兩個試點被列為「中長期選項」,其他地點則歸作「概念性選項」,只有滿腦子「黑人問號」。

2013年,時任發展局局長陳茂波率先「加持」郊野公園建屋,「邊陲」一說繼而由前行政長官梁振英於去年施政報告發揚光大,以「應該思考利用郊野公園內小量生態價值不高、公眾享用價值較低、位於邊陲地帶的土地用作公營房屋、非牟利的老人院等非地產用途」打開輿論缺口,不久房協便獲邀就大欖郊野公園及馬鞍山郊野公園(水泉澳)內兩個選址研究房屋發展可行性,並於今年4月委聘顧問公司展開研究。

短短一年多,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無中生有」,並以「生態價值低」、「公眾享用價值低」、「0.1%影響不大」等理由拉攏市民支持,但綠色和平調查發現,受訪者被問到有多同意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平均分只有4.4分(10分為十分同意)。歸根究柢,您我對邊陲地帶知多少?

1 郊野公園邊陲地帶,exactly講緊邊?

目前概述為邊陲地帶的40公頃或0.1%郊野公園範圍(面積相等於兩個維園),只是從大欖及水泉澳合共120公頃郊野公園範圍內,由顧問公司分別勾選20公頃研究,確實選址至今無從得知;概念性建議的「其他地點」,內容更是一片空白──無「邊陲」定義、無初步範圍、無估算面積。

2 生態、康樂價值低,開發少少冇所謂?

價值高低,豈是一人說了算?其實諮詢文件已吃了「誠實豆沙包」,表明「政府仍未備存有關每個郊野公園生態狀況的完備資料庫,亦未有郊野公園內公眾享用價值相對較低的土地數目的準確資料」,早前亦有環保團體調查發現,大欖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的蝴蝶數目及種類媲美蝴蝶熱點。

郊野公園劃界考慮,涵蓋完整性、持續性及永久性等原則,獻身郊野公園規劃30年的前漁農署助理署長王福義,就直言無所謂「邊陲」地帶,「邊陲之後又邊陲」,最終只會伸延核心,釀成自然資源不可逆轉的破壞。

3 攞嚟起7,500公營房屋單位、社區設施,真係不了?

既然知道解決基層住屋問題刻不容緩,為何民間團體提出興建八萬公營房屋單位綽綽有餘的棕地,當局卻隻字不提「建公屋定起豪宅」?五個維港以外近岸填海選址,為何只得馬料水一地擬建六千公營房屋單位?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更撰文宣稱「沒有時間」,迴避做好分配、優先興建公屋等訴求。

政府也承認開發郊野公園必須完成環境評估、遵從《郊野公園條例》法定程序以改劃界線、為基建設施及平整土地大興土木,最少花上15年──遠水不能救近火,標榜郊野公園邊陲地帶興建公營房屋,更在乎製造「保育郊野」與「基層住屋」二元對立的假象。

郊野風光全球豔羨,何以自甘平庸?

保育郊野公園免受發展破壞有幾重要?受訪者平均給予接近8分(1分為十分不重要,10分為十分重要),並從多方面肯定郊野公園是香港珍貴資產。十萬個保衛郊野的理由,您的一個是甚麼?

讓市民舒展身心,改善身體和精神健康 / 90%:您有壓力,我有壓力,香港人「快」活卻不快活,慶幸要逃離繁囂,全港24個郊野公園隨時擁您入懷。周末不妨來一趟森林浴洗滌心靈,重新連結大自然?別忘了2003年「沙士」肆虐期間,郊野公園更是港人寶貴的「避難所」。

提供免費康樂活動空間及設施 / 82%:不設會員制,免收入場費,無權貴平民之別,只要您一顆享受的心。郊野公園每年接待超過1,300萬人次,更是基層市民難得擺脫「貴細擠」的唞氣空間。正如葵涌劏房居民大聯盟成員丘梓蕙所言:「他們節衣縮食,哪有餘錢消閒娛樂……郊野公園正是全民免費的康樂空間,對劏房街坊更珍貴。」

保育自然生態 / 73%:不只「紐倫港」mission complete,甚至達成「港紐倫東」?在今年城市自然挑戰賽68個參賽城市中,香港以2,932個觀察物種位列第四,遠遠拋離紐約、倫敦及東京。但我們不致力鞏固生物多樣性優勢,反加以搾取郊野公園?前天文台台長林超英直言「只有不愛香港的人才會問『為甚麼郊野公園佔地四成』和提議取用郊野公園土地去建屋,硬要把香港變成沒有特色的中庸城市」。

發展生態旅遊,令香港旅遊業多元化 / 52%:即使窮得只談經濟貢獻,麥理浩徑及港島徑先後獲《國家地理雜誌》及旅遊指南《Lonely Planet》評選為全球頂級行山徑,旅發局亦相應推廣遠足深度遊,台灣作家劉克襄更為香港郊野風光著書立說。下次推介香港景點,勿停留在購物天堂的刻板印象!

小心中伏,大膽發聲

心急如焚為保衛郊野公園發聲?但公眾諮詢「點心紙」處處前設與疏漏,填寫問卷前記得停一停,諗一諗!

  • 棕地報細數:棕地明明有723公頃未被納入規劃,但問卷僅把15%、即110公頃分拆至短中期選項,連同中長期選項亦只有330公頃
  • 高球場隱形: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同樣被「一分為二」,同樣被低估面積,合計只有180公頃;而輿論焦點、佔地170公頃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到底如何被歸類?
  • 綑綁式銷售:一旦剔選「利用新界私人的農地儲備」,會否自動被解讀為支持公私營合作,而不是引用《收回土地條例》?
  • 「最低消費」:若市民質疑土地需求前設,拒絕選夠1,200公頃,意見會被「分開分析」,具體操作卻是含糊其辭

感謝您與15,000位市民聯署,給予綠色和平無限信心與決心,繼續捍衛郊野公園等珍貴自然資源免於不可逆轉的破壞。只要政府優先規劃棕地、私人遊樂場地契約用地等現有土地,已能滿足至2026年的公營房屋49公頃土地需求,同時制定長遠規劃藍圖,「做啱個餅」,根本毋須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帶。

建城如見人,您我在塑造城市,城市也在塑造您我。「土地大辯論」未來尚有四場公眾論壇及巡迴展覽,綠色和平需要您與更多戰友積極發聲,在這場關乎保衛郊野公園、關乎香港宜居願景,更關乎每一個人的硬仗共同進退。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