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盃運動用品殘餘有毒物質

綠色和平促adidas 及Nike立即「去毒」

新聞稿 - 2014-05-19
香港 2014年5月19日 綠色和平今天發表首份針對世界盃及足球產品的檢驗報告,揭發2014年巴西世界盃主要贊助商adidas 、Nike及Puma 的產品殘留多種有毒有害化學物:逾8成球鞋及5成手套樣本含有全氟化合物(PFCs),61%的樣本驗出含壬基酚聚氧乙烯醚(NPEs);全數球鞋均驗出俗稱塑化劑的鄰苯二甲酸酯及首次進行檢驗的二甲基甲醯胺(DMF)。是次檢測有1對來自香港的童裝Nike Hypervenom 球鞋,即英格蘭國家隊球星朗尼穿著的同款球鞋,驗出含有0.3 微克/每平方米的PFCs、9毫克/千克的DMF及37毫克/千克的NPEs。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連佩怡說:「adidas和Nike早於2011年承諾從生產線中淘汰化學物,但3年後的今天,產品仍被驗出有毒物質。adidas是世界盃的合作伙伴,為賽事製造專用足球Brazuca;而這兩個品牌更分別贊助多隊球隊及眾多球星的足球裝備。但原來adidas和Nike的產品充斥有毒物質,除了有可能令球員的健康受損,更把污染物帶到世界盃的比賽場上!」綠色和平本年在全球16個國家及地區採購及化驗了和2014年世界盃相關的33件運動商品,包括多雙球鞋、球衣、守門員手套及1個足球,而其中有20件為兒童及青少年服裝產品。

購自香港的童裝Nike Hypervenom 球鞋樣本中驗出0.3 微克/每平方米的全氟辛酸(PFOA),是其中一種PFCs及持久性污染物,在環境中難被降解,並有生物蓄積性,能干擾生物的內分泌、生殖及免疫系統。是次調查中共有13雙球鞋和2雙手套含高於1微克/每平方米的PFOA,其中殘留量最高的包括一雙購自瑞士的adidas Predator球鞋,含14.5 微克/每平方米的PFOA;以及購於墨西哥的Nike Tiempo球鞋,含5.93 微克/每平方米的PFOA。目前PFOA已被列入REACH法規的高度關注物質名單(SVHC)中,將會被限制使用;而挪威政府更會自今年6月起,禁止銷售含高於1微克/每平方米PFOA的紡織品。

在香港的球鞋樣本中驗出9毫克/千克的DMF,也同樣在全部球鞋及足球樣本中發現。DMF殘留量最高的樣本為一雙購於德國的Nike Mercurial球鞋,含280毫克/千克DMF。DMF被廣泛應用於人造纖維及人造皮革的生產,但由於具有生殖毒性,而且可經由皮膚接觸而損害人體健康,歐盟同樣把它列入REACH法規的SVHC名單內,並會被優先限制其生產和使用。

在今次調查中,同樣發現有毒物質NPEs及鄰苯二甲酸酯被廣泛應用於生產世界盃運動產品,NPEs會在環境中分解為NP, NP及鄰苯二甲酸酯都是內分泌干擾物,可能影響生物的生殖及免疫系統。

過去綠色和平曾多次揭露服裝行業在生產過程中大量使用有毒物質,亦於今年1月及2月發表報告揭發全球知名童裝品牌所生產的童裝殘留多種有毒物質,顯示濫用有毒有害化學物是整個紡織及服裝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另一方面,今次檢測的品牌,包括adidas 及Nike,都曾承諾要在2020年完全淘汰有毒有害化學物,但現今仍未見他們以實際的行動去為他們的產品「去毒」。

連佩怡指出:「不同地區有不同的管理制度,令化學品監察難以有效地進行。另外,目前仍有很多有毒物質並未設立最高殘留限量,或很多消費品的安全標準都未能有效保護消費者免於內分泌干擾物的危害。所以,政府和業界應該有個共識,就是要完全停止使用這些內分泌干擾物,以安全的替代品替代。」愈來愈多的科學證據指出,就算只是極少量的內分泌干擾物,但有可能對人體造成嚴重的影響,尤其是未出生的胎兒及嬰兒,所造成的影響將會更大。

世界盃的球衣、球鞋等產品的銷售每年能獲利超過50億美元,其中兩大龍頭品牌adidas和Nike的佔有率合計超過8成,但他們在獲取巨大利潤的同時,不但污染這項盛事,更危害人體健康及污染地球。綠色和平將於未來兩個月於各個地區舉行活動,希望集合公眾力量,促請adidas 及Nike進行清潔生產,儘快淘汰PFCs及其他有毒物質,為旗下產品「去毒」;並進行資訊公開,公佈生產鏈的排污訊息。而政府亦應完善對紡織及服裝行業有毒物質的監管政策,建立一套完善的化學品環境管理體系,限制和最終消除有毒有害物質的使用和排放。

「紅牌出局: 世界盃運動商品有毒有害物質殘留調查」報告 (英文版本)

傳媒聯絡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連佩怡
電話:2854 8309
電郵:

綠色和平 媒體與推廣主任 王寶盈
電話:2854 8340
電郵: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