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川融化

標準頁面 - 2010-12-29
全球冰川正因氣候變化急速融化,更直接影響水源供應,並帶來洪水、乾旱以及水資源減少等問題,威脅著數以百萬計人的正常生活。

2010年8月,一塊三個香港面積的巨型冰塊,從格陵蘭的彼德曼冰川分裂出來。這敲響了警鐘︰冰川被開了一個缺口,令內陸裡更多的冰塊受溫暖洋流流入影響而融化,造成惡性循環加快格陵蘭的冰川融化,令全球水位上升威脅急遽增加。

冰川融化其實也正在亞洲發生。早在2006及2007年,綠色和平考察隊拍攝了喜馬拉雅山冰川融化的真實情況。喜馬拉雅山位處青藏高原,被稱為『亞洲水塔』,是中國以至亞洲主要江河的源頭,供應數億人的用水。

在過去30年中,青藏高原的溫度幾乎攀升了1°C。近10年來,西藏地區的氣溫更是以每年0.06℃的速度遞增;長度少於4公里的冰川對升溫更爲敏感,到本世紀末可能消失殆盡,而長江流域的冰川面積縮减比例也將超過60%。這對於中國以及周邊國家日益嚴峻的水資源短缺問題,無疑是雪上加霜。

過去綠色和平曾兩次考察珠峰地區。拍攝的珠峰中絨布冰川圖片,對照1968年的照片可見,冰塔林大幅後退都清晰可見。

冰川融化是氣候變遷的證據。不只是喜馬拉雅的冰川在銳減,中國西部有82%的冰川,包括黃河源頭,都正在迅速融化

2005年,綠色和平聯同中國科學院寒旱所一起考察黃河源地區,拍攝了阿尼瑪卿山哈龍冰川的圖片,與1981年德國冰川學家Matthias Kuhle博士在同一地點拍攝的圖片形成強烈對比。這不禁引人聯想:幾十年後,我們的水源之地還是否有冰川儲水?

參考資料︰

  • 侯書貴,秦大河等,珠穆朗瑪峰地區冰川淨積累量變化的冰芯記錄及其氣候意義,科學通報,1999,(21)。
  • 西藏氣象局,《二零零六年盛夏西藏高溫乾旱天氣氣候分析報告》。
  • 沈永平,王根緒等,長江-黃河源區未來氣候情景下的生態環境變化,冰川凍土,2002,(3)。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