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時尚」讓世界無法喘息

時尚革命勢在必行!

專題報導 - 2016-05-04
衣櫃還缺一件衣服嗎? 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們購買的每件衣服,還沒帶回家前早已對環境造成了衝擊。是的,在我們還沒出門、上街甚至發現櫥窗裡的漂亮衣服前,這件衣服已經對環境造成了衝擊。

圖為新塘國際牛仔城內的商店。中國廣東省的新塘鎮是供應全球單寧布料的重鎮,而這裡的核心經濟正是生產紡織品。綠色和平東亞分部在這裡發現高濃度的工業污染,並記錄了污染對環境的影響。

首先是用水量,新塘鎮每年生產 20 億件牛仔褲,平均生產一件牛仔褲要使用七千公升的水。就T恤而言,每消耗兩千七百公升的水才能生產一件T恤,這般用水量是常人九百天的飲水量!

再來是染布,紡織品染色過程應用了一百七十萬噸的各式化學藥劑,其中當然包含全氟化合物(簡稱PFCs)這類會永久衝擊環境的有害化學物質。

PFCs 常用於戶外服飾,以提供抗污、防水功能,但 PFCs 非常不易分解,部分的PFCs釋出後甚至能在環境中殘留數百年。圖中的三位登山探險家分別來自臺灣、香港和中國大陸,他們證明了不含 PFCs 的衣物,依然禁得起登山時嚴峻氣候的考驗。

沒機會進入市面販售的服飾哪裡去呢?新塘鎮每年製造約四千億平方公尺的紡織品,其中有六百億平方公尺被遺留在工廠裁切區的地上。全球每年生產超過八百億件服飾,這些服飾結束短暫的使用壽命後,有四分之三會進入垃圾掩埋場或焚化爐,回收的服飾僅佔四分之一。

圖為意大利普拉托的紡織工廠。普拉托是歐洲的紡織重鎮,這裡有20家公司承諾將淘汰工廠中使用的有毒化學物質,而這份承諾每年將影響一萬三千噸的紗線、原物料以及超過一千三百萬公尺的布料。

根據英國非政府組織 WRAP(廢棄物與資源行動計畫)的報告,回收價格與市場需求低靡,因而減少了回收舊紡織品的誘因,這也讓更多舊衣進了掩埋場。蘇珊娜·卡普托娃(Zuzana Čaputová)是高德曼環保獎得主,她證明了一件事--沒有人希望自家附近出現垃圾掩埋場。

我們怎麼會落到這般田地?我們何時開始對服飾如此著迷?

過度消費是「快速時尚」的負面影響之一。香港居民每分鐘丟掉的紡織品,相當於一千四百件T恤。

「快速時尚」是一個顯而易見的原因。在時尚部落客與社群名人充斥的年代,撞衫是時尚糾察隊絕對無法忍受的事。過去五年內,「快速時尚」領導品牌的零售商每年成長百分之 9.7,超越了傳統服飾品牌每年僅百分之6.8的成長。

但 時尚界並非一向如此。根據經濟學家茱麗葉‧修爾所寫的《新富餘:人類未來20年的生活新路徑》,美國人的消費能力是五十年前的三倍,購買的服飾總數也是二 十年前的兩倍。1911年時,一般美國人每年購買34件衣服,到了2007年,每年平均購買的服飾總數則增加到67件,相當於每四到五天就買一件新的衣 服。

Topshop、H&M和 Zara等「快速時尚」品牌正在將流行服飾變成一次性的日用品。

如何因應「快速時尚」所造成的問題呢?

首先,身為消費者的你我,可以避免在「快速時尚」的門市因衝動而購物。這麼做不單是為了節省荷包,孟加拉的紡織加工廠大樓--拉納廣場--倒塌至今即將屆滿三年,所以我們在思考服飾對環境的衝擊時,也應該關心為我們製作服飾的勞工。

若你認為把舊衣交給舊貨商就能幫忙解決舊衣服的問題,其實不然。捐贈舊衣能給退流行的服飾重生的機會,但不是所有的衣服都能再利用。H&M的世界回收週僅是永續利用資源的假象,雖然他們的目標是收集一千噸舊衣,但其中只有百分之一的舊衣能用於再生纖維。

發揮創意、動手做!模特兒身上的連身裙,正是利用有機纖維與回收素材取代皮革來製成。

拿起針線、動手做!百分之98的舊衣能升級回收或再生。流行風潮來來去去,收好你的10年舊T恤,20年後可能又是最夯的流行單品!

如此惜物當然不是要害滿腔熱血的藝術家與獨立設計師失業,不過傳奇設計師薇薇安.魏斯伍德也說:「買少一點,挑仔細一點,衣服便能穿久一點。」

話說到此,你還覺得衣櫃缺一件衣服嗎?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