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日的眾議院會議上,這部《美國清潔能源安全法案》最終以219票對212票涉險過關,其中有44位民主黨議員投了反對票,只有8位共和黨議員投了贊成票,還有幾十位民主黨議員逃了票。 投票前,眾議院就這部法案展開了激勵的辯論。《美國清潔能源安全法案》要求美國以2005年排放水平?基準,到2020年將其溫室氣體排放?少17%,到2050年?少83%。 支持者認?,這部法案將在美國掀起綠色「能源革命」,並創造成千上萬新的綠領就業機會,同時幫助美國擺脫對外國石油的依賴。 反對者稱這部法案?變相的“能源稅”,會影響到每個美國人的生活,特別是增加在能源方面的開銷。同時認?,即便可以創造一些新的就業機會,但這部法案會令美國經濟發展成本上升,從而導致更多的現有工作崗位的失去。 其實不管是支持者還是反對者,或多或少都能意識到美國目前能源使用狀?的不可持續性。從長遠來說,改革勢在必行,但各方也試圖在這個過程中保護其自身利益不受損害。正因如此,很多議員不顧自己黨派的利益,?其所代表的行業、地區利益說話,導致這部法案的通過困難重重。 最後關頭,奧巴馬更是本人出馬,頻頻給民主黨議員打游說電話。國務卿希拉里和前副總統戈爾也來助陣,才確保了法案在眾議院的過關。接下來,這部法案將進入到參議院的審議程序,可以預見,這將是另外一場硬仗。 ?了法案的通過,各方不得不做出妥協,使得這部法案在內容和力度上,都與先前的期望相去甚遠。2020年的?排量才達到2005年水平的17%(相當于1990年水平的4%),這與歐盟和發展中國家對美國在1990年基準上?排25-40%的期望明顯不在同一水平。 同時,《美國清潔能源安全法案》將建立起一個限制排放與交易許可機制(cap and trade),而這個市場機制運作成功的關鍵就是取何種方式來發放排放額。之前奧巴馬在競選時,曾經提出要將全部的排放額由拍賣的方法來進行分配,這樣既可以提高企業排放成本,也可以增加一筆相當可觀的財政收入,再投資到綠色能源體系的建設中去。但是在?大的石油、煤炭及其他高能耗行業游說壓力下,目前的 法案已經將85%的排放額度免費發放給企業,這無疑嚴重影響了該法案限制排放的力度。 面對這部兌了水的法案,美國的環保組織也被分成了兩派。一派覺得要接受目前美國國內的政治現實,這稿法案已經是現階段可以取得的最好成績。在年底哥本哈根聯合國氣候大會之前,先在美國通過相關立法,以避免《京都議定書》的歷史重演。1997年,克林頓在國際上簽署了《京都議定書》,但後來美國國內拒絕批准該國際協議,使得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在沒有最大責任國美國的參與下艱難走過了8個年頭。 但另一些環保組織,包括綠色和平、地球之友等,則表示沒有辦法支持這?弱的一份法案,要求奧巴馬運用總統職權,重新提出符合氣候科學要求的美國?排方案。畢竟,沒有?有力的美國承諾,哥本哈根又將何去何從,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努力勢必再次陷入困境。 

本文作者為綠色和平氣候與能源項目經理楊愛倫,於 2009年7月1日《21世紀網》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