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項目主任丘梓蕙

香港巿民對日常生活衣食住行的安心程度,可謂屢創新低。新聞報道總不時傳來產品發現違禁、超標有害物的消息,教消費者心緒不寧。歸根究底,單靠依賴生產商的良心來保障我們生活無毒零污染,只是緣木求魚。偏偏香港的法規落後追不上現實需要,在我們這個號稱國際大都會的家,有毒有害產品仍輕而易見。政府對法例的取態保守欠進取,令今時今日有毒有害物質已發展至無處不在的狀況。

最近綠色和和平抽查香港及另外中國三個城巿的幼兒玩具,發現其中的鄰苯二甲酸酯的含量極高,最高達30%,長期接觸有機會干擾幼兒的分泌系統和影響兒童生殖系統的發育。諷刺的是全球多國早已禁止在在幼兒玩具及產品使用在鄰苯二甲酸酯。例如歐盟與美國早分別於1999及2008年已開始禁例;與香港同列亞洲最發達地區的台灣、韓國、日本及新加坡都分別於1996、2005年、2011年實施了禁令。但香港政府對在幼兒玩具產品使用鄰苯二甲酸酯仍沒有任何規管。

欠缺法規,香港人就淪為「次等公民」。在國際社會普遍規管有毒有害物質的情況下,曾出現「歐美不獲進口,而轉銷香港」的荒謬情況︰最近一款產自中國的玩具娃娃,在歐洲市場就因為鄰苯二甲酸酯含量達到0.2%,超出安全含量而被回收。但落在香港,它就能合格進口,我們不得不擔心有更多不為人知的有毒有害物質遍佈於日常生活中,香港人變相每天與「次等產品」玩遊戲。

除了沒有法規外,香港政府各部門在有毒有害物質的執行上,亦相當糊塗兼自相矛盾,對目前僅有的法規亦一知半解。綠色和平在進行調查的過程中,就幼兒玩具在鄰苯二甲酸酯規管向包括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其轄下的創新科技署及香港海關等有關當局查詢,負責職員對於香港規管幼兒玩具中的有毒有害物質並不完全了解,只能不斷重複重視玩具造成哽咽、易燃等即時風險,而對於累積性的有毒有害物質的規管和具體標準是什麼,部門之間卻出現不同版本。海關過去亦沒有針對幼兒玩具鄰苯二甲酸酯含量進行任何抽樣檢測,可見政府對有毒有害物質,無論在規管和執行上,仍然一片空白。

消費者可能以為,選擇貴價歐洲牌子產品就能一勞永逸。這不單是懶理他人瓦上霜的自私想法,也是非常短視。在一河之隔的珠三角,不負責任的廠家繼續任由污水廢氣排到空中河流,跨界地污染週邊地區。我們能說這不是在直接或間接地影響著香港、影響著鄰近地區嗎﹖

除了繼續要求和推動生產商排除在生產過程使用有毒有害物質,香港政府應扮演更主動積極的角色,由環境局介入立法,統一現時有關產品及針對不同種類有毒有害物質管理制定條例,再定出優先排除的名單,然後緊貼國際社會的標準制定本地的法例及政策,從源頭阻止有毒有害物質的流入市面,執法上由海關或指定的部門定期抽驗並公佈結果,增加市民對有毒有害物質的認識,才有機會保障環境及消費者的安全。

當局亦必須放遠眼界,宏觀審視區域性有毒有害物質污染問題。今時今日,因香港已不是生產基地,大部份的污染源來自珠三角,要妥善處理生產過程中產生的污染問題,必須與廣東省政府進行更緊密的跨境合作,以香港作為中國重要的貿易及轉口中心的位置,一併提高及建議中國生產提高安全標準,以區域性的視野解決污染,達到雙贏的可持續發展。

在發佈有關報告後,香港海關回覆指會透過政府化驗所檢驗問題產品,而消委會亦指日後檢驗兒童產品時會將鄰苯二甲酸酯考慮在內,並承諾與有關部門討論修訂法例或制定有關標準的可行性。有毒有害物質是會長期累積及難以降解的,更會隨食物鏈遞進而增加毒性。既然與香港發展程度相約的亞洲地區都能夠實施禁令,香港政府必須立即行動,改變「非不能也,實不為也」的態度,積極保障我們免於「毒害」。

本文作者為綠色和平項目主任丘梓蕙
於2011年5月30日星島日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