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雲南曲靖鉻渣非法傾倒江河,再從食衞局化驗到本港出售的蔬菜樣本中含鉻,足見有毒化學物的影響沒有地域界限,隨時影響到供港的盤中菜。其實中國鉻渣污染問題已存在半世紀,而全中國現時仍有12個省份堆放約100萬噸鉻渣堆。這100萬噸鉻渣就如中國土地上的癌細胞,如不及時處理,這些「癌細胞」可能會靜悄悄流入各大江河水道,從食物鏈層層遞進影響健康。我們該如何解決這場潛在的生態大災難?

今次內地環保部反應迅速,九月初召開《全國危險廢物污染防治工作視訊會議》,推出數項關鍵措施。包括2006年前產生的鉻渣要於2012年底前處置,而2006年以後新生產的鉻渣則要求在2011年底之前處置完畢。鉻鹽生產企業如未完成上述目標,將一律停產整頓,處置完畢方可恢復生產。這幾招的確是「快、狠、準」,可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搶救手段,要長遠免受鉻渣「毒瘤」威脅,就應「源頭控制」,不能只靠事後處理,另外環保部更應公開資訊,方便公眾監督。

「先排放、後處理」不可行

中國從1958年建成第一條鉻鹽生產線開始,在1992年達到生產高峰。目前,中國鉻鹽生產量及消費量均居世界第一,在全球的鉻鹽相關工業中舉足輕重,但鉻亦同時貴為「五毒」之一(其他為汞、鎘、鉛、砷),一旦於環境釋出,對環境及人體都有嚴重危害。「方案」中也明確提出,雖然中國政府多年來就處理鉻渣研究出多種方法,但仍有很多問題未能解決,這些鉻渣處理技術均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有的解「毒」不徹底,存在「再污染」問題;有的鉻渣用量少,處置週期長,進度緩慢;有些綜合利用產品,如用鉻渣作水泥礦化劑,對環境的影響尚不清楚。此外,處理、處置成本高昂,在中國生產1噸鉻鹽的利潤大概是3000至5000元人民幣,而處理1噸鉻渣的成本為1000元,處理成本佔利潤的20至33%,也是制約鉻渣治理的一個重要因素,反映出末端治理根本是緣木求魚。

環境訊息不透明

更令人感到憂慮的事,雲南曲靖的鉻渣事故引起全國關注,然而綠色和平到現場的調查發現,當地的地下水出水口及當地水稻田中存水的六價鉻濃度都嚴重超標,當地居民仍在這些嚴重污染地區耕種和放牧,或使用受污染的水灌溉。他們時刻曝露在鉻污染下,卻沒有人向他們提出警示或限制,連緊急性救災援助都沒有。這個荒謬的情況,反映中國的環境訊息嚴重不透明,即使發生大型事故,基本資訊仍然嚴重缺乏,而嚴重事故尚且如是,一些沒有引起媒體注意的污染問題,市民要得到資訊,可想而知是難於登天。

源頭控制 增加透明度

要避免再發生類似雲南鉻渣事件,及無日無之的環境事故,首先,政府要徹實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環境污染罪,向污染企業追究刑事責任,阻嚇企業恣無忌憚的污染行為,要他們為污染賠上真正的代價。

而且政府需要改變一貫方法治理有毒污染物,以「源頭控制」的原則管理。全國各地分佈的巨大鉻渣堆和其他重金屬污染場地,因污染物本身的持久特性和可在生物蓄累積等特點對環境造成持續性的威脅,且極難以處理,中國就像背上巨額「有毒債務」。如果不立即採取行動,減少「毒債」規模,問題將積重難返,甚至「父債子償」。只有將污染防治措施集中於前期的預防、避免、減少,而非依賴後期治理手段,才能有效防止「舊債未償又欠新債」的局面。

 

 

 

本文作者: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江卓珊

本文亦於2011年9月7日香港經濟日報綠色論壇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