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江卓珊
本文亦刊登於星島日報綠色論壇(2011年12月12日)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江卓珊

2006 年,美國一名媽媽Alicia接到妹妹的一個電話,說她認識的兒科醫生告訴她,不要用塑膠奶瓶,而轉用玻璃的,因為塑膠奶瓶含有雙酚A (BPA)這種可以破壞嬰兒內分泌系統的有毒化學物。Alicia知道後大為緊張,並嘗試在巿場上尋找不含BPA 的奶瓶,還打電話向生產商查詢他們的產品是否含有BPA。生產商的人員根本聽不懂Alicia在問什麼,連生產商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產品含有什麼化學成分!後來ALICIA自己搜集資料,確認雙酚A的毒性,並將消息告知一眾媽媽朋友。媽媽們發揮強大的動員力,大舉向生產商投訴,行動更引來傳媒關注。結果令生產商自願生產不含BPA 的塑膠奶瓶。事件後來更令全球多國政府關注奶瓶中的雙酚A問題,積極立法禁絕,為世界各地的媽媽帶來安全的奶瓶。消費者的力量,不容我們忽視。

綠色和平最近公佈兒童產品含重金屬的檢測結果,發現100件玩具之中,23件含有害重金屬。包括鉛、水銀、砷、銻、鉻及鎘。記者朋友們總喜歡追問,那這些重金屬有否超標﹖是否合乎標準?但是誰也沒有像Alicia般思考,只一丁點的有毒化學物都不容許來傷害自己的寶貝。問題的關鍵不在乎產品的化學物是否超越安全標準,而是為何我們要使用重金屬等有毒化害物來生產物品。鉛是對小孩危害最大的一種重金屬,可以破壞兒童發育中的神經系統,有學者更指,體內的鉛含量愈高,智力就愈低。美國疾控中心的報告中亦曾指出,人體內不應存在任何鉛。可是在今次的檢測中,就發現六件兒童產品的鉛含量超出美國及加拿大的法定兒童產品鉛含量標準。既然鉛對人體有百害而無一利,為何還要容忍存在於兒童用品中? 內地的法規已有對兒童用品的鉛含量有強制標準,但香港法例卻比內地更寬鬆。

 

現時香港政府透過《玩具及兒童產品安全條例》內的三套國際標準來監管兒童玩具內的重金屬,當中只有「美國材料及試驗學會」那套標準是有明確規定產品的含鉛量,其餘兩套標準皆沒有任何有關重金屬的含量規定。最荒謬的是,條例只要求生產商或入口商只需選擇其中一套標準跟從;換言之聰明的生產商或入口商多數會挑選標準較寬鬆的一套來檢測產品,因此所謂「安全標準」完全是形同虛設。另一方面,政府部門規管產品亦各自為政,態度並不積極。商務及經濟發展局負責產品質量與消費者安全,但負責抽檢產品的工作則落在海關身上,而一般情況下海關亦只會在接受到投訴後才會跟進個案,會否執法又是另一回事。

宏觀而言,政府對消費品安全總是掉以輕心。其實香港政府對兒童產品的規管已比其他消費品嚴格,可想而知其他在香港銷售的化妝品、個人護理用品、家具等等的化學成分安全規管有多寬鬆。簡單如立法規定個人護理用品及化妝品要有化學成分標籤,經過消委會逾十年的遊說,還是遲遲未推行。 事實上大部分消費品入口本港都不必先提交安全認證,每日塗抺在皮膚上的個人護理用品更不必有化學成分標籤,落後中國大陸及一些東南亞國家,剝奪了消費者得知產品成分這重要的資訊的權利。 現時消費品安全都是依靠分銷商或生產商自律,對於這種近乎「無皇管」的做法,各位消費者又會安心嗎?

 

對政府來說,參考國際上較先進的法規,更新及收緊法定標準這些工作,本是很基本的責任,也是很簡單的工作。這些可以保障巿民健康的利民措施,亦想像不到會遇到公眾什麼阻力。負責制定消費品安全法規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如以保障巿民的健康為立法原則,實沒有任何理由不收緊消費品安全條例。現時當局就像一隻天真樂觀的鴕鳥,沒有聽到投訴就繼續把頭埋在泥沙之下,想像著香港是個購物天堂,以為天堂賣的東西不會有問題。

香港法例無法保障消費者的健康,無論海關多落力執法,也是徒然。很多消費者或許對一些產品的化學成分成疑,卻沒有很多人會向生產商查詢,更不要說發起消費者行動。消費者只折衷地以金錢買安心,可惜名牌、貴價並不保證安全,向生產商折腰、保障經濟發展更不應是無毒產品的門檻。享用安全產品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只有提高自己對有毒化學物的意識,挺身而出為自己及家人的健康向政府及生產商反映,才能真正的安心。更重要的是負責為消費品安全立法的商務及經濟發展局,應盡快全面檢討整個保障消費品安全的機制,優先處理消費品中最容易掩人耳目的有毒化學成分問題,才可保障消費者的知情權及健康。

生活解毒,起動消費力量

 

你有何意見?請在此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