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連佩

 本文亦刊登於星島日報綠色論壇(2012年2月13日) 

民間多年來不斷揭發連鎖超級巿場售賣蔬果農藥超標,而巿民對健康食品的需求亦愈來大。但可以說一句︰超巿就是財雄勢大,繼續對消費者要求安全食品的要求愛理不理。他們只消一句「跟足條例指引」,就可以對問題撒手不管。但食用天然、安全、新鮮的蔬果就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何時變得沒有攝取超標的農藥就等同安全這回事?

綠色和平在今年初在香港及廣東兩地超級巿場,發現超過9成樣本被驗出含一種或以上的殘餘農藥,約兩成樣本更驗出同時被歐盟、中國禁用的四種農藥。但暫時只有百佳給予一個「文不對題」、沒有正面回應的答覆。而惠康及吉之島更是全無反應。

土地種植出來的蔬菜水果,是大自然的禮物。但現代化生產的農業為催谷銷量、應付市場龐大又多元化的需要,大量使用農藥化肥,讓「多、快、好、省」的巿場高舉勝利旗幟。後來農藥被揭發會對自然及身體造成無可挽回的影響,遂又為各種蔬果訂立各式各樣「允許」的農藥殘留標準,造就了今天市民被超市所渲染的「安全標準」影響,以為農藥只要使用得宜,沒有超標就沒有問題。連帶記者每每就此採訪,均覺得樣本沒有超標就是安全的思維。

化學農藥是人工合成的物質,根本不應該存在於自然環境中。它們是用來殺滅農作物上的生物,但同時也會殺掉能幫助植物傳播花粉的蜜蜂或者雀鳥;當農藥隨雨水沖到河裡,就連水中的魚類、兩棲類動物也無可倖免。就算只是極低劑量,農藥都是對生物有害的物質。試問你會容忍別人往你口中噴灑殺蟲劑嗎?

這些所謂安全標準,訂立時大都是以動物實驗得出的參考數據。例如最常用的半數致死量(LD50),是測試哪個份量的毒物會導致半數以上的試驗體吸入或進食後死亡。這個實驗的試驗體通常是老鼠或兔子等小型哺乳類動物,沒有人會用人體來測試,更沒有人敢保證人類攝取低於測試份量的有毒化學物就一定安然無恙。

現時很多用於食品檢測的所謂「安全指標」,包括最高殘餘限量(MRL)、每日允許攝入量(ADI)等,都只能測試吸食農藥後短時間內的中毒情況,卻沒有計算長期的影響。例如,某些農藥會在人體內累積,到一定程度時也可導致死亡。標準的確是由科學方法計算出來,但我們必須理解科學方法背後所用的假設。

食物安全中心去年再就修訂食物中殘餘除害劑的規管方案進行諮詢,其中包括訂立食物中化學農藥殘餘的限量標準。但由於長期以來農藥一直被濫用,所以就算立即禁止使用,田裡種出來的蔬果還是會有農藥殘餘的。政府最需要做的,是製訂行業農藥減量的指標。農藥減量是一個過程,在不同階段裡,政府需要逐漸收緊標準以達致減量效果,引導業界先由減少每種農藥的使用量開始,再削減使用的種類、以及整體農藥使用的總量。要達至減量目標,農藥殘餘的限量標準就必須比行業內農藥的普遍殘餘量更低;而隨著環境殘餘的自然分散、農業技術的進步和市民期望的提高,這個指標更應該不斷收緊,以引導業內的農藥使用愈來愈少。

超市作為蔬果零售業的最大持份者,更加應該利用他們的優勢或資源要求及指導蔬果生產商改善現行的農藥使用政策。首先要嚴格禁止使用所有對人類、環境及生態有害的高毒化學農藥,並訂立整體農藥減量目標,指導蔬果種植企業以物理或生物滅蟲的方式,例如滅蟲燈,或引入害蟲的天敵等,慢慢替代化學農藥的使用。

對社會來說,食物安全只是良好農業規範下的其中一項。良好的農業發展除了要保障食物安全,還關係到社會民生和經濟穩定。所以良好農業規範必須同時兼顧環境的可持續性、社會公平及經濟效益等因素。「沒有超標」絕對不是安全的保證,也不是一個姑息政府、超市沒有監管好源頭菜場農藥使用問題的藉口。政府與超巿必須把公眾利益放在首位,制訂政策杜絕在蔬果生產源頭杜絕使用農藥,給予大眾一個去除農藥的承諾!

 

 

你有何意見?請在此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