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綠色和平項目經理張韻琪
本文的精華版亦刊登於《AM730 綠色琪談》專欄(2012年3月29日)

香港的天際線

特首選舉塵埃落定,現在其中的一個焦點落在新班底的組合上。兩天前有電子傳媒讓聽眾表達最想「叮走」那位現任問責團隊的官員,除了一位「眾望所歸」的司長外,亦有市民認為不能再給機會環境局局長邱騰華,說他任內只做到「停車熄匙」,沒有其他建樹。

公平點說,邱局長除了「停車熄匙」,還有另外數個功績如「膠袋稅」和「強制性建築物能源效益條例」等。但是當我們的視野拉闊一點,則不禁要問:為何一個環境局局長,會支持興建焚化爐、增加對核電的依賴,以及肆意填海?邱局長有沒有想過他任期過後,這些「功績」會對香港未來數十年以至將來的幾代人,會帶來什麼深遠的影響?這些動輒牽涉幾百億投資或所謂的「現代化」高科技,除帶動了一些利益方的好處或官員的亢奮外,是否就能對它們的社會環境成本視而不見,為什麼要迫公眾接受這些回不了頭的方案呢?

當然,這不單只是邱局長一己之見,幾百億的焚化爐和大興土木工程,以及向廣東省要更多的核電,絕對需要特首的支持和關鍵官員的共識。這能說明兩點:第一方面是曾班子曾經高舉的「進步發展觀」,說要平衡發展和保育的需要,要做到可持續發展云云,骨子裡仍然是落伍的「先污染、後埋單」的GDP至上發展觀,環保或可持續性只是花瓶。第二方面是現時的政治系統與操作是不利於環保,弱勢政府既不願觸碰利益集團以免自找麻煩,而一般市民、民間團體,以至地球和下一代的聲音,均難以在這場政治搏弈中較勁。

要知道環保不是一般的公共政策,不能單以技術或標準應對,因為追逐末端技術的處理,只能將問題拖延一時(如核電看似減少碳排放,卻會製造核廢料和幅射危機),或將問題轉變了形態(如高溫焚化只將排放出來的二噁英減少,爐底灰卻成了更毒的固體廢物),而往往社會上那種「高消費、高浪費」的文化卻從未得到政府的正視,導致政策的缺位,如沒有全面的慳電政策,亦沒有決定推行減少廢物和源頭分類回收等,市民即使想實踐綠色生活也舉步為艱。

因此,新政府先要放低這種「不超標」或「技術能解決一切」的迷思,放棄「大興土木式」的單一發展觀,而將環保放在發展策略的核心,與其他的社會、經濟、民生和發展的環節緊密相扣,發揮環保的「多功能性」(如扶貧、改善民生、生活環境以至環保產業等),不要再將環保與發展對立起來。

邱局長是否能勝任這種期許?唯望候任特首明察。

 

你有何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