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綠色和平項目經理張韻琪
本文亦刊登於報章《AM730 綠色琪談》專欄(2012年4月5日) 

踏入4月,本是春光明媚、生機勃勃的時間,冷不防在假期前收到台灣同事發來一張感覺剛好相反的相片:綠色和平台灣的行動者,把一個貌似飛彈的人工集魚器放在政府農委會大門前,地上還有一大堆魚骨頭,意味著海洋生態的衰竭。

 

我們愛吃的吞拿魚數量已面臨枯竭的危機。中西太平洋裡的吞拿魚供應全球60%的需求,當中三種主要吞拿魚,大目鮪、黃鰭鮪和長鰭鮪已被自然保育聯盟(IUCN)列入瀕危物種紅皮書中。不說不知,原來中西太平洋多個捕撈吞拿魚地區中,台灣是當中的「捕撈之霸」,當地不但有1,600艘漁船,捕撈量更佔去整個地區的10%,是整個地區之冠。與此同時,跟全球吞拿魚存亡有密切關係的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CPFC)亦剛於上周落幕,根據會議,本來已於2008年關閉的公海將重新開放捕魚、破壞性漁法人工集魚器未有禁用、而瀕危的吞拿魚捕撈量更未減少。這些決定,有如給吞拿魚下了「死刑」。

知道這個結果,一直保護海洋資源的綠色和平同事都非常擔心。隨著大西洋、印度洋資源枯竭,中西太平洋已成為全世界最後的吞拿魚魚場,而來自亞洲、美國、歐盟等地的遠洋船隊,卻在未來有更多機會去為著經濟效益而繼續一網打盡這裡的吞拿魚。我們的口腹之慾,真的那麼重要嗎?重要得要讓一個海洋物種從此消失於世上?若我們希望未來仍有魚可吃,支持可持續發展漁業才是道理。

雖然我們不是台灣人,但也可以參與這個聯署:
http://www.greenpeace.org/taiwan/zh/sites/2012/esperanza-taiwan-tour/petition/

 

你有何感想?

 

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