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古偉牧 - 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本文亦刊登於經濟日報(2011年5月11日)

© Greenpeace/Paul Hilton

中電今年再次在股東大會高調事先張揚年尾加電費,更明踩政府工作效率低,說若中電工作有如政府,九龍及新界或因停電而漆黑一片。中電公開告誡政府要「分清莊閒」,暗示電力市場應由私人企業主導。其囂張拔扈的態度,相信令不少香港人大開眼界。商場如戰場,若要破解此等商業智慧,需由孫子兵法說起。環境局新局長在專業知識以外,似乎亦需多加學習孫子的前人智慧,以免將來在規管兩電的戰場上處於下風。

先加價而後申請 

孫子有云:「勝兵先勝而後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即是說,勝利的軍隊,是先取勝利再作戰,只有失敗的軍隊才會先去作戰再求勝。這正是中電爆轟政府的作用,他們有恃無恐,全因勝券在握。在加電費的問題上,利潤管制協議中早已有條文保障,中電只要按條文加價,就算要「賺到盡」政府亦無可奈何。所以,當中電內部完成對明年電費的計算,就可準備展開加價戰,且立於不敗之地。環境局,無奈就成為了的敗兵。

這樣看來,環境局的回應幾乎是未戰先降,似是在哀求中電。環境局指:「當局期望中電能吸取去年底就今年電費調整爭議的教訓,先從內部把關及成本控制做起。在提交調整建議時,必須提出充足的理據,充分考慮對社會的影響,並回應政府及市民大眾的質疑。」一句「充分考慮對社會的影響」,彷似六國國君在秦始皇面前要求善待蒼生一樣,嗚呼哀哉。

棄電價檢討     攻《利潤管制協議》 

新一屆政府若要扭轉戰局,就必須認清真正的戰場所在:《利潤管制協議》的中期檢討。或許中電如此高調地事先張揚加價,正是希望大家的焦點從真正的戰場轉移至電費檢討。規管兩電的戰場,從不在每年年尾電費檢討之上,反而是在《利潤管制協議》的中期檢討,以及兩電每五年提交一度的《發展計劃》之中。而2013年,新一屆政府就要與兩電談判。孫子又日:「故善攻者,敵不知其所守。」中電希望將戰場設在勝券在握的電費檢討,分散社會和政府對《利潤管制協議》中期檢討及《發展計劃》的談判準備,明年就可「攻敵不知其所守也」。

所以,新一屆政府若然分心,只著眼於年尾的電費檢討上,無疑是自我虛耗。倒不如先處戰地,集中火力研究《利潤管制協議》。政府可考慮加入一切可行的監管條文,及早爭取民意和議會的支持,並且主動出擊,預先評估未來五年中香港需要的電力基建,作為兩電《發展計劃》的藍本,在談判上早著先機。

攻其「必救之處」

最近孫明揚在教科書的談判桌上,就出一招「釜底抽薪」,忽然殺出電子書計劃對抗教科書銷售的陋習,其出奇制勝令人津津樂道。孫子亦云:「故我欲戰,敵雖高壘深溝,不得不與我戰者,攻其所必救也」。意謂若敵人很強就要攻其必然要救援的要害之處。而兩電龐大的利益,正是其「必救之處」。新一屆政府在《利潤管制協議》的中期檢討及《發展計劃》的談判上,亦必須緊記這個道理。政府大可考慮一邊推出《電力法》作公眾諮詢,為監管兩電提供法理基礎;又可為電價提出釐定機制,將基層市民的電價壓低於通脹,保障民生;甚至以兩電聯網作為下屆政府的新基建項目,立法迫使兩電廠網分家。政府又可考慮接手兩電的風場項目,甚至資助全港樓宇加置太陽能板,為全港市民提供免費的可再生能源等。

過去政府在電力市場上,正因為過份劃地為牢,只著眼於《利潤管制協議》的條文,及電費的把關中,以致未能開拓對民生、社會、環境有利的戰場。《利潤管制協議》條文檢討中,由於必須要政府和兩電同時首肯才能更改,而兩電大可對政府的建議置若罔聞,所以並非一個有利的戰場。而以上的數項奇招,也許有自由市場的忠實粉絲會視之如洪水猛獸,但目前香港的電力市場,根本算不上自由市場,政府有必要出奇制勝才能扭轉局勢。

 

你有何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