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以莊  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原文刊於《主場新聞》網站,2012年11月9日

         2008年,國家為配合奧運,啟動「綠色照明」工程:提倡新燈換老燈。於是,上億盞舊式、含重金屬「汞」(俗稱水銀)的節能燈相繼被淘汰。

         一盞節能燈的含汞量,可以污染上百噸水,燈管破碎後,瞬間可使周圍空氣中的水銀濃度嚴重超標,一旦進入人體,更會破壞人的中樞神經。這些對人體及環境構成潛在威脅的節能燈,全國每年報廢量過上億,廣東省便有數千萬盞。然而,廣東省的回收量,基本為零,全國亦然。

        在全民粗疏丟棄的情況下,作最保守的假設,有百分之一的節能燈,出現汞洩漏的情況。以基數一億盞廢棄燈來計算的話,即已有一萬多盞老燈,可能在缺乏妥善處理的情況下洩漏水銀,被毒害的民眾、生物或土地,數字幾何級增加。

        國內環保團體建議︰實行生產者回收制,或在銷售點設置回收站。以這一系列可靠的方法,企業就以回收成本太高的商業角度,一直拖延;而各地政府,對建議亦一直聽而不從。歸根結蒂的問題是︰誰買單?

       在GDP掛帥的年頭,一個隱性的威脅,要是不爆發大規模中毒、或即使爆發又能立即掩蓋事件,是很難說服政府花錢處理。當然更不用奢望政府要求交足稅款和賄款的企業老闆,拿草紙為自己擦屁股。

        廣東照明系統協會計算過,每盞燈的回收成本要六毛,回收並妥善處理全國上億盞老舊節能燈,成本便要6000萬以上。

    天文數字?

    據報,國家公共安全開支預算同樣是6000,但單位,是億。

    亦即,只要在6000億中,撥出0.0001,即能解決上億群眾面臨汞威脅的危機。但當局,仍舊忽略汞污染的問題,並不斷調高維穩費。

    原來,從國家層面來看,同樣涉及公共安全,維權人士的影響力,比水銀更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