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江卓珊

原文刊於《主場新聞》網站,2013年07月05日 

 

中國人多,要餵飽十幾億人自然是政府的重要課題。從前政府擔心的,是如何令糧食供應充足,但現在糧食供應量已不成問題,而環境污染,糧食吸收有害物質危害人民健康,成為了新型糧食問題。

上世紀50年代開始,中國政府擔心的是人口增長令糧食供應不足,所以當時政府關注的是土壤中的營養成分。80年代,經濟及工業急速發展,但亦埋下了新型糧食問題的禍根。到90年代中,中央政府才開始意識到土壤污染會影響糧食安全,直至2006年,才第一次展開全國土壤現狀調查。可惜保護土壤環境的法規至今仍未擬好,而蟄伏土壤中的有害物質就早已破土而出,進入我們的主糧之中。

今年廣東省化驗的大米當中,近一成鎘含量超標。翻查早幾年的一些針對個別地區稻米的研究結果,更發現福建、湖南及江西的大米鎘含量超標率更超過五成。大米中的鎘是來自受污染的土壤。土壤受鎘污染的原因有多種,可能是由於農民用工業廢水灌溉、使用磷素肥料,或者隨塵粒落到土壤上。由於水稻本身容易吸附鎘元素,所以重金屬就從土壤中轉移到稻米中。鎘並不是人體必要元素,對健康百害而無一利。日本富山縣於1950年代就發生過世界最早期的鎘中毒案例。當地的採礦活動令水源及土壤污染,當地人長期進吸收過多的鎘,令腎功能受損、骨質疏鬆,受害者的關節和脊骨出現劇痛,所以亦稱為「痛痛病」。

現時全國有近五分一的耕地受不同程度的重金屬污染,面積達2000萬公頃,大約等於六個台灣的大小。全國每年因重金屬污染的糧食達1200萬噸,直接經濟損失超過200億元。有專家更指,耕地污染令中國確保糧食供應充足的18億畝「耕地紅線」恐怕已經不保。

當局六年前曾進行全國性土壤污染調查,並且出台了相關的「十二五規劃」及《土壤環境保護法》草案,不過這些文件及調查結果暫時還是國家機密。最近國務院更指到2020年才建成國家土壤環境保護體系,可惜現時欠缺有力法規之下,根本很難遏止新增的土壤重金屬污染。糧食安全正受逼切威脅,希望當局能加快立法,而不是放寬大米重金屬含量限制此等駝鳥行為。

或者香港巿民最關心的還是較貼身的食物安全問題。雖然食安中心有抽驗本港銷售的穀類食品,而最近的結果都是全部過關,不過仔細翻查本港所執行的標準,就發現即使樣本達標仍未能就此放心。因為《食物攙雜(金屬雜質含量)規例》只有對固體食物設下6ppm 的鉛含量上限,而國家及國際食品法典標準對穀物的鉛含量上限是0.2ppm,即香港的標準比中國及國際的還要寬鬆30倍。根據過去十年來在中國的調查,大米鉛含量超標情況其實比鎘更嚴重。所以香港當局有需要重新檢視這個標準,才能保障巿民能吃口安樂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