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古偉牧 綠色和平資深項目主任

原文刊於《主場新聞》網站,2013年03月07日 

 

由三鹿事件引爆的毒奶粉事件,發生至今已經五年,影響發酵至現在香港要限制旅客攜帶奶粉,原因是內地居民就算在國家對事件進行調查和懲處後,仍無法相信整個內地奶粉工業。兩會現場內記者追問全國政協委員、CCTV主持人崔永元對於「你對中國國產奶粉有信心嗎」,他直截了當地說:「當然沒信心啦。」記者問:「不是說中國內地奶粉99%是合格的嗎?」他則說:「我哪知道1%在哪里呀?」

以原來行業結構而言,奶粉工業已經較核電行業嚴緊得多。三鹿事件中,調查發現在整個奶粉業的供應鏈中,不同層面的供應商都有加入三聚氰胺於原奶中,一層疊一層的隱瞞,結果就出現高濃度的三聚氰胺奶粉。事後包括奶農在內的供應商都被判刑,反映問題不單在三鹿公司之中,更是整個工業制度都出現缺陷,但至少有所懲罰,供應商不能免責。

經常標榜「安全」的核電工業制度,原來比奶粉更為不堪,因為核電的承建商是免責的。

而且,核電工業的產業鏈比奶粉更為複雜,任何一個環節出錯都可能釀成重大的安全隱患。福島核災發生兩年後,即使發現當中有承建商當年明顯有工程失誤,甚至刻意隱瞞,承建商都毋須承擔任何責任,因為制度上核電承建商是天生免責的。

 

如此荒謬的核電制度,在核災後竟然未有絲毫改善,核電的安全水平自然難以提升。如果我們不相信內地的奶粉工業,又怎何相信整個核電工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