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梁雅茜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原文刊於《主場新聞》網站,2014年2月14日

一年之計在於春,廣東省終於在2月14日推出了千呼萬喚的《廣東省大氣污染防治行動方案》,成為全國三個大氣治理重點區域內反應最慢的省份,措施力度亦比不上其他地區的辣招。在這場治霾「攻堅戰」中,凡事都一馬當先的廣東省卻始終跑輸一個馬位。

早在2013年9月,國務院就已經推出號稱史上最嚴的大氣污染防治計劃,要求京津冀、長三角和珠三角落實方案治理PM2.5污染。北京、天津、河北、山東立即推出方案減少PM2.5主要污染來源煤炭的消耗,訂立總共8300萬噸的削減目標。反觀中國GDP大省廣東,拖了將近半年,才承諾珠三角區域煤炭消費到2017年實現負增長,而全廣東省的燃煤控制目標卻不見踪影,為日後污染轉移留了一條後路。

如此鬼祟,皆因廣東省政府要靠粵北、粵東和粵西來拼GDP,在這些區域規劃了不少高污染、高耗能的產業,以及大型煤電廠,完全重蹈珠三角當年高污染發展的覆轍。珠三角頂不順了就移到周邊。

不過這一招「拆東牆補西牆」只怕對於可以遠距離傳輸的PM2.5起不了什麼作用。更重要的是,廣東發展了這麼多年,仍然下不了決心經濟轉型,只怕會在越漸激烈的競爭中逐漸成為缺乏後勁的老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