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綠色的世界裡締結和平

專題報導 - 2016-09-21
今日9月21日是國際和平日,但對許多人來說,和平的世界無處可尋。除非世情大幅改變,不然不單是今日,在可見的未來,和平的世界仍將難以實現。

作者: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Jennifer Morgan 及 Bunny McDiarmid
(本文原刊於國際新聞網站The Huffington Post

2016年元旦日,正在合力救助難民的綠色和平與無國界醫生組織成員,用超過3,000件報廢的救生衣砌出象徵和平的標誌。

2015年,無論難民或流徙者的數字都創新高,甚至超越二次世界大戰的數字。每當我們閱讀世界各地的相關新聞時,心情隨之而起伏,新聞照片尤其令人痛心:飽受驚嚇的孩子、殘破的醫院、傾翻的小艇、炸彈襲擊後的城市、掙扎求存的社區……每一張觸動媒體注意的照片背後,都埋藏更多未被注意的景像。這些超越我們理解的折磨和悲傷、以及超出人們所能承受的範圍,卻是很多人的生活日常。

當我們無法置若罔聞,就必須撫心自問 – 我們應該做甚麼?

對綠色和平而言,這是一個我們經常糾結的問題:如何令這世界變得更綠色、更和平?與其他有共同理念的非政府組織、伙伴和社區合作,站在同一陣線對抗暴力是其中一步;善用一己所長去幫助受衝突影響的人。這些都是必要和重要的,但往往屬事過境遷後的補救措施。

我們總是慷慨激昂地聲援自己所深切認同的論述:唯有訴諸軍事實力,以國界和武器作為打開「和平之門」的鑰匙,才可以保障安全。這是本末倒置。我們必須突顯衝突根源,然後嘗試從一開始就避免這些事情發生或惡化。我們必須共同努力,一起找出非暴力的解決方法。

和平的定義,絕非單指沒有戰爭或衝突發生。

這鞏固了我們達致和平的方法。政府斥資巨額在「防護」上:槍械、炸彈、戰機甚至是終極武器 – 核武。相較起來,投放於避免衝突的時間和金錢卻是九牛一毛。

上世紀以來建基於軍事力量的國家防衛模式,已經不合時宜。「武器是保護安全的手段」、「軍事實力是保持優勢的指標」、「各自為政,外地發生的事屬當地事務」都是一些錯誤的觀念,只會引致更多暴力和磨難。以暴易暴,只會導致更多暴力,亦難以化解衝突。本世紀「和平」的定義,遠超於沒有戰爭。

我們需要嶄新的思維,取代過去建基於軍事力量的國家安全手法、以及對「非我族類」的恐懼。我們需要理解真正的安全,是全人類的安全。全人類安全著重於保護和提倡尊嚴、賦予所有人實現理想的權力。這代表我們不應只保障人民遠離威脅,同時亦要建立一個不論環境、社會、政治及經濟制度上,均能夠去支持及加強人類相互進步發展的世界。

健康的環境是全人類安全的關鍵。關顧環境是必需品而非奢侈品。我們的命運與自然世界緊密相連。沒有健康、正常運作的環境,人類不能和平存於世,甚至無法生存。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威利布朗特(Willy Brandt)曾經說過:「和平不是一切,但沒有和平,一切皆屬空談。」這個邏輯也適用於重視自然環境的世界,供給我們生存的基本所需。

我們過去對地球所造成的嚴重傷害大多無法逆轉,而此刻我們正站在關鍵的臨界點。我們過去對地球資源的過度虛耗,令我們此刻面臨不穩定、資源短缺、恐懼、危機以及潛在的衝突。全球氣候變化所帶來的某些負面影響已經無法避免,危機會繼續出現,重點是我們選擇如何應對。

淡水、可耕地、能源等資源雖然趨向短缺,卻並不必然會導致衝突。事實上,研究指出資源短缺反可創造競爭對手合作的條件。公平共享有限的資源及保護「全球公地」(Global Commons),是達致更綠色、更和平的世界的不二法門。

透過推廣可持續發展的方法,以應對資源日漸短缺危機,以及氣候變化對世界各地的影響。以能源為例,衝突成因錯綜複雜,不過綜觀全球,卻往往與能源需求密切關聯。現時於伊拉克、烏克蘭、蘇丹、南中國海和尼日利亞等地的衝突,在一定程度上和化石燃料所有權、取用和傳輸息息相關。

「資源戰」並非新鮮事。不過,在今日我們卻可以克服它。能源是其中一個關鍵例子,證明轉型至可持續、潔淨的可再生能源,不單可減少衝突,更能令數以億計的人民更能安居樂業。全球仍有13億人(相等於全球人口的18%)過著沒有穩定電力供應的生活;26億人缺乏乾淨的煮食用具,這些問題對流徙者和難民特別明顯。

可再生能源目前正在轉變生活模式,而在您的幫助下,綠色和平在印度、意大利和黎巴嫩等地區,聯繫當地居民一起行動,朝著100%可再生能源的道路進發。

我們的願景,是「和平」與「環境」密切的共生關係受到珍視的世界。人與人之間乃至與大自然之間均可和平共存,尊重、頌揚及共享有限的資源。不過要達到這目標,我們必須選擇合作而非衝突。我們必須以平等和可持續發展取代貪婪,以人類的尊嚴和勇氣去取代過度開發。

我們提倡和平。正如綠色和平創辦人所言,讓我們一起令世界變得更綠色、更和平。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