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凱霞 VS 非暴力抗爭:為好生活開拓發聲空間

專題報導 - 2017-11-15
楊凱霞(豹姐),綠色和平第一位女性行動統籌,也是當年抗爭前線少有的女性。多年來她曾遠赴塞拉利昂處理伊波拉疫情的後續工作,甚至曾因為抗議行動在印度被捕。回想大學年代,她卻自言很少關心社會或環保議題,「綠色和平對我的改變很大,它讓我涉足國際非政府機構工作,對於社會、政策及環境的互動關係認識更深入,也成就今日的事業。」

即使在思想開放的歐洲,綠色和平也被認定是激進的行動組織,所以當豹姐說自己的工作除了策劃行動推廣訊息、義工訓練等工作外,還要管理三艘快艇、攀爬器具及隊伍時,可以想像工作非一般的刺激。她負責的第一個大型非暴力抗爭行動,便是攀爬行動,在辦公室大樓的42樓天台掛上三層高的直幡。唯有她作為行動指揮官,才說得出在營造震撼視覺效果背後那份心理壓力,因為行動稍有差池──那怕是一件小物件跌落街,都有機會撃傷途人。

說到人生最辛苦的行動,豹姐苦笑說非抗議中環填海行動莫屬。那次行動的目標,是要爬上在填海工程地盤內的樁柱頂,掛起十米長、八米闊的橫額,難度在於如何架設繩索,「我們在行動前一晚的深夜,租了小艇駛近樁柱。義工將幾條粗籐駁長,末端綁一個爬山扣,我們把粗籐拋了不下數百次,直至勾住樁柱旁的鐵環為止。」翌日行動,負責行動的義工利用樁柱上的爬山扣架設繩索,攀上樁柱掛起橫額。大浪不住拍打樁柱,上面的義工在左搖右擺腳震震的情況下終於也完成任務。

行動這樣激烈艱辛,宣揚環保又是否非如此不可?「是否值得,要看需要、時間,還有現實。當年沒有社交平台,訊息很倚賴傳媒發放,你用橫額貼幾張紙,不可能吸引到傳媒來影相。當然每一個社會行動,不會一揮而就,但我仍然深信一個理念:Action makes things change。我相信人未必可以戰勝自然,也不會單憑一己之力改變所有事,但如果做到一點點,可以減輕問題的痛苦,Why not try?」

求變背後,大概都有著對於好生活的執著。對於豹姐來說,好生活非一輛車一層樓就可以圓滿,甚至乎與物質並無關係,「那應該有一個比較自由開放的環境,讓你去發聲,去追隨自己所相信的事。香港從前好一點,行動者與警方的互信大一點,眼下當香港言論與行動空間越來越少的時候,我們又是否仍可透過行動去改變世界。」

圖片說明:加入綠色和平開啟了豹姐在國際非牟利組織工作的事業,她離開綠色和平後,現時任職於人道救援機構。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