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鵬翔 VS 施鵬翔:從大自然感悟好生活

專題報導 - 2017-11-17
要綠色和平東亞分部總幹事施鵬翔(KT)只挑選一件物品,講述他跟綠色和平的故事,可能有點難度!因為他從大學年代開始做義工至今,加入機構已經十五年,期間儲下整箱有紀念價值的舊物,例如相片、出版物、banner等,每件物件都有它的故事,亦代表某經歷某階段的啟發。若要選出當中最有意義的,他會選擇一條看似平平無奇的手帕,因它陪伴KT經歷一次難忘的亞馬遜森林之旅。

到亞馬遜保護森林

笑言年輕時也很激進的KT,最初認為綠色和平很「中產」,首次跟綠色和平的真正接觸,是他在香港大學讀碩士期間,跟機構到亞馬遜熱帶樹林做義工,和當地的印地安人一同保護森林。

「那次印象很深刻,去到當地時,才知綠色和平的同事,原來用了兩、三年去跟印第安人部落建立信任關係,讓他們同意綠色和平幫助他們。讓我看到機構的另一面,完全不中産,很在地,很有耐性,跟環境的受害者連成一線。」KT指這一面的綠色和平,在香港及新聞內從未見過,好感亦由此而生。

在亞馬遜森林的一個半月,KT形容每天都很辛苦,從相片看到,他們雖然已全副武裝入森林,全程必須用手帕遮臉,但曝露在空氣中的皮膚,仍不免被蚊叮蟲咬;另外,林中滿地荊棘,他們需以刀僻路,天氣又濕又熱,坐著不動也流汗。 

原始生活的享受

然而,另一邊廂的印第安人,卻只赤膊、甚至赤足上陣。休息時,會爬上樹摘生果給大家吃、行經河邊會忽然捉魚「加餸」,除展現人跟大自然的良性互動外,也讓KT發現,原來原始生活也可以有享受。

回港後不久,綠色和平招聘新人,KT亦應徵,並由campaigner開始做起。愛吃也愛烹調的他,對「基因改造」項目特別關心,指這會失去生物和食物的多樣性。「基因改造是大財團壟斷食物鏈種子、耕種的辦法和技術。」

在跟「自身利益」有關下,KT在「基因改造」的範疇做了數年,當中也啓發了他對好生活及快樂的想法。KT憶述有年他帶記者到雲南,了解傳統稻米耕種方法的環保及智慧,當時他們遇上村內的慶典,各家各戶的人,都把家中的桌子搬到屋外,並準備好食物端上桌子,讓全村人大快朵頤。「那些桌子排到很長,還彎彎曲曲的,像蛇一樣。村長逐個敬酒時,村民就好像玩人浪般。」

毋需物質的快樂

KT說,當天的情景很快樂,看到村中婦女的笑容,也感到她們的無憂無慮,「她們沒有豐富的物質,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已讓她們很滿足。」他相信這種生活,也是很多城市人的內心追求。

今天,KT已是一位父親,因工作關係,常要出國,有次在韓國逗留了六星期,參與反核示威,碰巧妻子那陣子也忙,終於平日乖巧的女兒,也忍不住在電話中向他哭訴,使他非常內疚,自此開始學習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工作是無止境的,但有孩子後,就有其他責任。」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