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潘基文之約會

綠色和平代表記與聯合國秘書長之會面

專題報導 - 2007-09-24
「什麼?開玩笑吧,我只不過是個26歲的女孩,我能對潘基文說些什麼呢?」這是當我被通知,將代表綠色和平與現任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見面時的第一反應。 事情緣起於今年的聯合國大會會議中,將召開高級首腦會議,綠色和平項目及傳訊總監盧思騁會在70國首腦(包括布殊總統)前,就政府應對減緩氣候變化應盡的義務發表講話。而在此會議的前幾天,聯合國秘書長辦公室也邀請綠色和平與秘書長本人單獨會面。作為綠色和平的一員,也作為與潘基文一樣,在異國工作的韓國人,我被安排與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及其他國家辦公室同事一道,應邀前往。

中國綠色和平的崔喜晶與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及其他國家辦公室同事一起,應邀與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會面。圖為崔喜晶在與潘基文握手。

對我來說,與潘基文「約會」簡直不可思議,就像和Michael Jackson 或Beatles見面一樣。現在,潘基文可能是世界上最有名氣的韓國人了,我欽佩他的價值觀,欽佩他將世界問題視為己任的工作態度。最近,他對《國際先驅 論壇報》說,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經歷了朝鮮戰爭,而在其成長過程中,他親眼見證了聯合國作為一個援助性組織,幫助他的祖國在毀滅性的戰爭之後進行恢復 和重建。現在輪到他獻身於公眾服務事業了。潘基文的這番話引起了我強烈的共鳴,我在很多國家居住生活過,韓國、拉丁美洲、美國和現在的中國,其間見證的環境污 染和貧困問題極大地影響了我。我也把世界的問題視為己任,也正因為這種想法,我選擇了在綠色和平工作。

回到與潘基文會面的故事。我們來到紐約的聯合國總部,在這個38層的大樓裏,看到不同國籍和種族的人們十分融洽地共事、訪問和交流,場面令人感慨,我想, 如果所有的國家都像這裡一樣,該有多好!經過各種安全檢查,我和其他的同事們終於到達大樓頂樓,秘書長辦公的地方。聯合國官員熱情地歡迎我們到來,接著就 看到了潘基文先生。

當既熟悉又陌生的潘基文先生站到眼前時,我興奮地恍如飛到了外太空。他的神情很平靜,這也許就是他能夠領導這一肩負世界上最大使命、最複雜的組織的原因 吧。我們站成一排,歡迎秘書長,輪到我與他握手時,我用韓語介紹自己,並告訴他,我是綠色和平的代表。他十分驚訝,但同時,見到一位像他一樣的韓國人 在為綠色和平工作,代表的還不是自己的國家,他又顯得很開心。他不停地握著我的手,大概有20秒鐘,問了我好多問題,比如:作為一個韓國人,我為什麼選擇在中國工作;我是否說漢語……等等。我一一作答,又害羞,又激動。

我們就座後,就改善未來的環境問題開始交換意見。輪到我發言了,我簡要地介紹了綠色和平在中國開展的工作,以及我們如何建議中國的決策,並像他闡釋,通過增加可再生能源及能源利用率,減少中國對煤炭的依賴是可能的,這樣既能穩定溫室氣體的排放量,又能實現經濟發展。

接著,我向他介紹了我們在增強人們環保意識方面的工作,並給他舉了一個例子,說明中國的年輕人對環境問題已經越來越感興趣了。在綠色和平「喜馬拉雅之行」博客上,我們討論了冰川加劇消融的問題,數小時內便突破了20萬次點擊。

之後他告訴我,他已經關注綠色和平很長時間了,並且十分讚賞我們的努力,以及在環保前沿問題上的影響。他還鼓勵我們,要繼續推動國家和公眾在改善環境方面 積極行動起來,他說自己十分瞭解非政府組織在環保方面起到的作用。我簡直太興奮了--世界上最高級別和最令人尊敬的政治領袖對綠色和平的積極努力做出了如 此的肯定!

會議結束了,我走出辦公室,心情無法平靜。我問自己:「這些都是真的嗎?我真的和聯合國秘書長交流了那麼多看法?」

我真希望自己代表了綠色和平以及全亞洲的年輕人,讓潘先生瞭解,我們關心環保問題,並且全力支持聯合國和各國在環保方面的努力。就我個人來說,我決定不管任務多重,時間多長,我都會繼續努力,為遏制氣候變化而努力。

崔喜晶,綠色和平項目主任

2007年9月20日

捐助我們

為了保持我們的獨立性,我們不接受企業或政府的捐款;我們完全依賴你的支持。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