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和平特別小組 在日本開始探測核輻射

專題報導 - 2011-03-28
就算遠在香港,不少巿民都對日本的核輻射洩漏有許多的恐懼。恐懼,是源於不了解。近日也見不少輿論批評日本政府發放核輻射洩漏資料不足。為了深入了解洩漏對公眾真正的影響,綠色和平一隊輻射監測小組正在日本福島核電廠東北的徧遠村落,搜集核輻射數據。

以下是小組的輻射安全顧問Jacob Namminga的親身講述 (3月26日)。

綠色和平輻射安全顧問Jacob Namminga

我們的小組現時在距離福島45公里,一個叫米澤市的地方,下榻在一間名為「微笑」的旅館。這旅館的大笑瞼標誌,在現況下顯得特別奇怪。這裡有電力及互聯網讓我們工作。相比幾公里外無家可歸的災民,這裡的情況實在好得多了。我們小組從大阪帶來許多食物,因為我們要避免食用福島本地的東西,尤其是牛奶。

有一天我們到了一個住了500名災民的社區中心,有人說其中200人是海嘯的災民,另外300人是逃避核輻射來的。社區中心內有很多紙箱及床褥,是災民用來間分自己私人空間的。可是他們都睡在同一個公共空間裡,那裡沒有私隱可言。

有一名女災民知道我們是綠色和平的人員,便向我們說擔心日本的官方資料不可靠,問我們福島市現在倒底是否安全。可是那時候我們小組還未展開輻射探測工作,未能告知她最新情況。她的表情看來很驚慌。日本人不會輕易把喜怒形於色,他們總是鎮定地示人,但他們其實很害怕。

後來我們發現,福島市的輻射水平很高。根據量度資料,這裡的輻射水平跟傳媒及日本政府所公佈的吻合。某些地方輻射水平特別高,停留8天便會超出「全年最多輻射攝取量」,但我仍見到有人在街上踏單車,如常來往。我感到有點不安。

日本災民在米澤市社區中心留宿

這裡的超級市場還有食品,但很多貨架空空如也,今早我們就看見一家小商店正在不繼補充牛奶。

早上9時,我們由米澤市出發,到了一個半小時車程的地方進行輻射探測工作。我們不能在高輻射量的地方久留,以免攝取過量輻射。

這是陽光充沛的一天,可幸我臉上的微紅是陽光的「輻射」而來,不是來自核電廠的。

其中一名日本災民及她的孩子。

當我們進行輻射探測的時候,Geiger輻射探測儀不斷發出「嗶嗶」聲,實在煩人,我們索性關掉此聲響,不過我們必須讓警報開啟著。由於探測的地區很大風及乾燥,塵埃及雪都帶有輻射,所以當我們到了高輻射量的地方都不能下車,並迅速移動,以免一下車沾染了輻射及帶回車箱內。

我們在福島核電廠約35公里外遇到警察路障,警方並沒有阻止我們的工作。那裡的道路仍有車輛行走,但都不像是來自人道救援或消防的。可能他們都是拿了准許証,回家收拾的人吧。

福島一帶其實很漂亮。但在秀麗的山川下, Geiger輻射探測儀卻顯示著危險讀數,實在令人難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