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ready(function($) { // adding splash $("body").append($(".p3-splash").html()); $(".p3-splash__img").on("load", function(){ setTimeout(function(){ $(".p3-splash").addClass("p3-splash__fade-in"); }, 25) }); $(".p3-splash-close").on("click", function(e){ e.preventDefault(); $(".p3-splash").addClass("p3-splash__close"); setTimeout(function(){ $(".p3-splash").remove(); }, 800); }); });

綠色和平輻射監測小組的匯報

米澤市-災民的避難所

專題報導 - 2011-04-04
綠色和平日本輻射監測小組在日本福島第一核電廠撤離區域四周進行核輻射探測工作,獨立評估輻射對當地民眾的影響。以下是綠色和平日本分部傳訊總監小田光康在日本福島的匯報:

小田光康 綠色和平日本分部傳訊總監

據日本放送協會NHK的統計,2011年3月11日的日本地震截至3月25日,福島各縣的災民人數已超過20萬,當中有很多人轉移到山形縣米澤市避難,令米澤市體育館十分擁擠。

米澤市在地震中受災相對較輕。水管、燃氣及電力等都沒有中斷。而且,米澤市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以西100公里,中間兩座山脈也有助阻止輻射擴散。此外,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吹北風為主,放射性物質隨風飄至米澤的機會比較低。

由於米澤市的物資比較充裕,災民不用擔心安全和食物不足。為了讓災民能洗上熱水澡,當地市政府更特意安排免費穿梭巴士,接載他們到市內的溫泉。可是生活在避難所,災民的精神壓力仍是很大。除了地震後的恐懼仍未平復,他們更充滿對核電的不信任和對東京電力公司的憤怒。

其中一位災民、從事海產業的新妻女士,毫不掩飾對核電廠和東電的厭惡:「東電一直說核電廠絕對堅固。聽說孩子的輻射抵抗力比較弱。我的身體怎樣都無所謂,只希望孫子可以健康。東電職員為什麼一次也不提及核事故受災者在米澤避難場所的情況?核事故對海產的影響是可怕的…真不知道現在該如何是好。」

日本山形懸米澤市營體育館

一位在米澤市進行災後協調工作的義工丸山弘志說:「地震、海嘯雖然是天災,但核電事故是人禍。避難的人大部分都對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對處理核電廠事故的方式感到憤怒。雖然大家都希望能在原址上重建家園,但是恐怕是不可能了,不知道輻射的危害還有多大,一想到將來大家,就感到絕望。」

根據日本《每日新聞》3月17日的報道,福島第一核電廠一號機組發生氫氣爆炸之後2天(3月14日)晚上,東京電力向政府提交了一份核電廠全體職工撤出的建議。這份報告確認了東京電力無法逃避輻射洩漏的可能性。3月18日,《讀賣新聞》報道地震災害發生之後,美國政府曾提議使用直升機支援,但日本政府全部以「這是東電自己的事情」的理由拒絕了。東電做出了不需要其他國家幫助的判斷。3月19日,《美國華爾街時報》(電子版)報道:多位人士認為東電因為擔心反應堆毀壞,所以遲遲不向反應堆注入海水。東京電力無視核電廠周圍居民的安全,只顧追求經濟利益,可以說東電的管理層的心態是「金錢至上」。

 公眾期待獨立媒體及非政府組織提供信息

日本山形縣米澤市營體育館在大地震後成為避難所,災民們在體育館裡收看震災相關的新聞節目。©小田光康/Greenpeace

根據傳媒報道,在日本的外國人對核電廠事故和輻射污染的懷疑增加,大批外國人向大阪以西躲避甚至離開日本。

在核電廠事故以後,福島縣各地每天公開輻射測量值並且讓當地傳媒轉載。不過傳媒只是把「微希」這樣一般人聽不懂的單位數字顯示出來,並沒有相關解釋,而且這些公開信息都沒有外語版本。

生於菲律賓,在日本19年的栗原貝爾南德斯(41歲),因為福島情況急轉直下,與家人馬上離開福島的家,到米澤市避難。她的兒子甲狀腺比較脆弱,6歲時曾動過手術,她一家現時亦沒有準確的核輻射消息,所以都不敢回福島。

栗原貝爾南德斯女士 ©小田光康/Greenpeace

即使逐漸適應了在米澤避難所的生活,但貝爾南德斯的不安感與日俱增。她說:「雖說對避難所生活沒有什麼不滿,但是夜間的一些聲音,核電廠爆炸之類的事情,都會讓人驚醒。最令人不安的,就是核電廠事故和輻射量的信息太少了。據說核電廠事故的可怕之處被誇大了,但核事故的確相當恐怖,讓人無法相信東電和政府的應對措施是有效的。這簡直就是噩夢!這時候我們也只能寄望於獨立的傳媒和非政府組織能提供更多信息。」

 

感謝綠色和平義工TamAnnie及Gaoyv的翻譯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