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石油熱令我們走上不歸路?

專題報導 - 2011-05-24
過去十年,北極浮冰持續融化,其程度是歷史以來最嚴峻的。北極浮冰融化吸引了冒險者來尋寶。不幸的是,冒險的人只會越來越多。

位於北極地區的Leiv Eiriksson鑽油台。 ©Jiri Rezac/Greenpeace

全球好像一窩蜂湧向一條不歸路,對我來說,用「 愚不可及 」來形容是最為貼切的了。讓我解釋一下:

證據1

面對令人為憂心,又明顯不過的氣候變化問題,我們的集體反應,竟然不是理性反思和感到緊迫,而是歡樂和佔便宜。正如維基解密(Wikileaks)上周公佈的外交電文所述,一眾國家領袖,快要失去理性,瘋狂挖取北極的資源了。「瓜分北極」在現實政治中被解讀為「保護國家在北極的利益」。各國為了眼前利益明爭暗鬥,而忘記了長期風險。俄羅斯甚至還把國旗插到了北極下方的海床上,此情況不可怕麼?

北極理事會會議召開之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莉上周在努克(Nuuk)這樣說:「北極地區當前問題不僅僅是環境」,例如,浮冰融化會促進航運、漁業及旅遊業,也可能開發更多石油及天然氣資源。我們應該以明智、可持續的方式把握機會,並保護北極的環境及生態系統。」

非常抱歉,希拉莉國務卿,請問冒著破壞您所要保護的環境及生態系統的風險,抓盡北極最後一滴石油,這還是什麼明智和可持續可言呢?

證據2

就在我寫下這篇文章的時候,一家蘇格蘭的小型能源公司正在北極搶奪先機,今年率先在北極開始鑽探。他們的賭注很大——我並不是指他們為冒險鑽探石油而借來的9億美元,而是在危急關頭之下,在地球上生態環境最脆弱的地方的災難性石油洩漏威脅。

據美國礦產管理局(the US Minerals Management Service)估計,僅在阿拉斯加以外這一片北極海域中,石油開採期內就會有「五分之一」機會發生嚴重石油洩漏事故。隨著勘探區域擴大,石油洩漏事故的發生機率也會增加。凱恩能源(Cairn Energy)今年計畫開採格陵蘭西部的「冰山巷」——那裡長期低溫,天氣極端,而且更有巨大冰塊從不穩的格陵蘭冰川脫落。凱恩能源僅有幾個月時間鑽探,減壓井很有可能無法在同一工期內完工。也就是說,一旦發生井噴,石油洩漏可能會延續數年。含劇毒的石化物更會肆無忌憚地污染擁有豐富資源,關乎全球漁業的北極水域。而且即使堵住了洩漏,我們目前也沒法清理冰面下洩漏出來的石油

證據3

如果情況還不夠複雜的話,還有俄羅斯的浮動核電站!放心,你沒有聽錯。在陷入困境的日本福島反應堆仍在向海洋中排放大量放射性積水的同時,俄羅斯正在建設和測試浮動核電站,支持勘探包括石油在內的北極資源。就在兩個星期之前,才有一艘俄羅斯核動力破冰船在冰冷的喀拉海(Kara Sea)發生了輻射洩漏,被迫拖回港口。

維基解密曝光的外交電文,到「冰山巷」的新鑽探,到浮動核電站,我們到處都見到愚不可及的事。北極正受到威脅,那是人類為了石油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使然。現在我們應該冷靜下來,徹底反思。我們眼前其實有很多的真正明智解決方案。與其冒著戰爭並破壞最後 環境寶庫的風險,搾取最後一滴石油,不如省省電,提高能源效率,如此一來,僅在歐盟各國每天就能節省110萬桶原油了。

各位醒醒吧。別讓政治把我們推向不歸路。減少石油消耗,擁抱豐富的清潔能源吧

 

 

 

 

 

本文作者為國際綠色和平氣候與能源項目主任鄭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