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日本出發第三天:五點看太平洋的日出

專題報導 - 2011-05-12
考察工作從來都是一件辛苦的差事,特別是對於我這個喜歡賴床的人而言。 我在東日本沿岸蒐集樣本的旅程就由晨光初現的5:00開始,因為漁夫總是早睡早起的一群。既然我們欲與漁夫搭訕,就唯有過一日漁夫的生活,而我也很久沒有看過日出了。

今次旅程需要蒐集的是福島以南沿岸的海產,早上到訪其中一個名為「勿來漁港」的小漁港,可說是「知其不可來而來之」。在漁港中最初只遇上一個漁夫,後來剛巧有一條漁船入港,整個地方終於多點生氣。在他們的協助下,我們得到了類似白飯魚和海苔的樣本。

過後,我們再走訪大概六、七個漁港,蒐集了足足一箱的樣本,一切似乎非常順利。在漁市場內亦成功找到部份當地土產的漁獲。可惜,在鹿島漁港的採樣工作就不太順利,我們亦首次「食檸檬」:當地的漁夫拒絕我們的請求,拒絕提供任何樣本。這難免有一點傷感,因為當地的市民就此白白失去了一個得到資訊的機會。若經過化驗後發現當地的海產是安全的話,鹿島居民就可換來一個「安心」;如果當地的海產受到污染,鹿島居民就更應該知道,換來一個「小心」。可惜,現時對於鹿島的海產,市民仍只能繼續擔心。

同行的攝影師告訴我,他和家人已不會再購買東日本的海產,他暗地裡也不禁擔心日後漁民的生計。但在中午陽光燦爛的海濱公路上,我又看到東海核電站,擔心之後,只有更擔心。

我實在不敢想像大亞灣若一旦發生核輻射洩漏,西貢的海鮮檔如何生存。偏偏,我們現在連最基本監察大亞灣的權力也沒有,所以我們首要爭取一個獨立監察的權力。而這卻是特區政府一直未有回應的。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古偉牧

 

 

繼續關注及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