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鄭之蘭的北極體驗

專題報導 - 2011-07-27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一個城市,是甚麼都沒有的。沒有草、沒有泥土、沒有樹… 路上只有一些青苔。」六月中,鄭芝蘭首次踏進位於北極、人口稀少的世界第一大島格陵蘭,不為旅遊、不為探險。要說出她來這裡的原因,或許有點不可思議:是「人類的貪婪」把她帶到這個冰封之國的。

國際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鄭之蘭

英國油公司凱恩能源(Cairn Energy)一座巨型鑽油台較早前悄悄向北極進發,趕在海洋冰封之前進駐,準備鑽探。當時,國際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亦開到附近20位志願者先後攀爬到鑽油台上抗議,為要阻止鑽探。當中包括來自香港的項目主任鄭芝蘭。最後,一眾人被補,她亦因而踏足格陵蘭。「這地方人口稀少,沒有泥土可供種植、沒有堅實的土地建設和工業發展。他們的法院,連我們18個被捕的人也擠不下。」亦因如此,一眾人在等待遞解出境期間,就住進了監獄。

「初到格陵蘭,第一個感覺是,原來氣候變化已近在眼前!在香港,我們只感到天氣好像熱了一、兩度,來到這裡才發現嚴重至這種程度。」由於當地長期冰封,沒有土地建設和發展工業,所以,國民生產總值有88%來自捕魚業。當地的居民可以說是「靠自然資源搵食」。

©Nick Cobbing/Greenpeace

然而,過去10年,全球氣溫上升令他們的國家失去了1000公里的沿岸浮冰,令本來靠浮冰打魚的人民失去了捕魚打獵的場地,生計頓時出現問題。「浮冰本來就是當地人捕魚和打獵的地方。沒有了冰,就不能到海中心捕魚。其實動物也一樣受到影響,很多動物如北極熊也在浮冰獵食,現在這裡地方消失了,也影響他們覓食。我們有同事就看到瘦得很的北極熊!」

看到這些情況,鄭芝蘭很感慨:「氣候變化的其中一個主要成因,是全國大城市的溫室氣體排放。然而,首當其衝的卻是生活簡樸、居於北極圈的人民,以及與世無爭的動物。最可惡的是,在南北兩極海冰加速融化的危機中,各國卻自私地對北極的資源虎視眈眈,更爭相要來到鑽探石油!我們究竟何時能停止倚賴石油?」

©Steve Morgan/Greenpeace

「離開格陵蘭時,飛機飛越超過3000米高的高山,但只見到山尖:因為都被埋在非常壯觀、超過2公里厚的冰川之下﹗但這些冰川亦在急劇融化。」對於北極,我們或許感到極之遙遠,但這絕對是值得關注的。氣候變化已經威脅到數以百萬計人的生計,融化的冰塊正導致全球海平面上升。然而,各國為了石油而爭奪北極資源的控制權,人類的貪婪將全球帶到另一個困境。

 

©Will Rose/Greenpeace

「隨著石油蘊藏逐漸被開採殆盡,石油公司需要在越來越深的海底鑽油,不但更高風險(也就是說鑽油台泄漏意外會越來越頻繁),而且成本會更加昂貴。現在國際間的『資源仗』更打到遙遠的北極去,最後付出代價的卻是全世界。其實只要我們聰明一點,不要老想著搶最後的石油資源,而是去開拓可再生能源的話,我們還是有出路的。然而,我們願意放下貪婪嗎?」

在親身參與格陵蘭巨型鑽油台的抗議行動後,鄭芝蘭回到香港。雖然如此,保護北極的戰爭卻沒有完結!凱恩能源,以及其他油公司、甚至各國政府,仍然在找尋機會爭奪北極的資源。綠色和平將盡力讓各國領袖停止肆意鑽挖僅存的石油,著力要求他們尋求清潔能源代替。

 

請加入我們,一同關注和保護北極:

http://www.greenpeace.org/international/en/campaigns/climate-change/arctic-impacts/Help-us-protect-the-Arctic/

 

想拯救北極的冰川,制止氣候變化?現在就立刻捐助,協助綠色和平籌備下一次的極地考察,親身阻止凱恩能源和其他油公司破壞這片與世無爭的樂土。

現在就立刻捐助,協助綠色和平籌備下一次的極地考察,親身阻止凱恩能源和其他油公司破壞這片與世無爭的樂土。

 

你有何感想?請在此發表: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