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冰封千里的國度

專題報導 - 2011-08-29
當極地曙光號不斷破冰,咯咯作響前行,經過藍藍白白的融冰海面,沒有電話和網上世界的滋擾,心中不其然湧現一種為世所隔的孤寂感。

這個亦是我不斷回到極地的原因。

在這裡,我們只是過客,這裡是屬於能生存於此的動物們的,包括海豹、海鳥及北極熊等等。

那我們在這裡做甚麼?

早在兩個星期前,極地曙光號離開繁忙的荷蘭來到北冰洋上,我們沿著挪威向北航行,去到與極地中間的斯瓦爾巴群島(Svalbard)中最大的斯匹次卑爾根島上的朗伊爾城(Longyearbyen)上,進行最後一次補給。

當離開朗伊爾城後,我們繼續向北航行,到資料上指出浮冰的邊緣極地地區。不過,我們到達後卻「一無所見」。在過去30年,北冰洋上最突出得標誌 -- 海冰 -- 有著巨大的轉變。它的轉變對我們的影響極大:雖然它不適合人類居住,但它的作用是令世界其他地方適合居住,因為它會反射太陽光令地球不會過熱。

綠色和平常用「氣候變化」而避免用「全球暖化」,是因為當中的變化並不是一致,例如部分的歐洲地區會過更寒冷的冬天、非洲近撒哈拉沙漠的地區氣溫會上升,及全球有部分地區會出現更多泛濫等等。

但在氣候變化的影響之下,有一個地方「變化」的情況肯定快過其他地方,甚至快過科學的估計,那就是北極。

每年北半球的夏天,北極都會有大規模的海冰面融化,只因有科學數據指出,比起一些冰封時間較長、相對較「老」的海冰,一些只用一個冬天時間凝結的海冰更易融化,以致海冰面面積是有史以來較小。

極地曙光號

我們駛著極地曙光號來到,就是這個原因!再航行多兩個小時,我們才見到海冰的出現,並破冰前進。我們就是要親身直擊這個荒蕪之地,如何因為我們的生活產生巨大的變化。綠色和平將會留在極地五個星期,用盡船上的設施及各類法寶,希望幫助科學家了解海冰變薄的原因。

至於船員們,我們就未有變「薄」,還是多得廚師的好手藝。下星期,還有來自香港辦公室的張韻琪加入,幫忙探測海冰最少值,密切留意

 

本文作者:綠色和平北歐辦公室海洋項目主任 Frida Bengtsson

 

你有何意見?請在此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