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於前往日本前 – 致「核能專家」

專題報導 - 2011-08-08
這是自3月福島核危機爆發之後,我第二次踏上日本的「輻射旅程」。日本人民仍然受著核輻射泄漏的後遺症威脅,繼上次幫忙抽驗福島沿海的海產,這次我將為綠色和平在當地設立的輻射實驗室作準備。

圖為綠色和平高級項目古偉牧2011年5月時於日本進行取樣工作的情況。©Noriko Hayashi/Greenpeace

就在我整理行裝之際,在一份免費報紙拜讀了「核能專家」與某本地才子對談福島及核輻射的文章。該位專家誇耀核電為目前最安全的能源。不過,我相信廣大香港市民,不一定會因為發言人是位高權重的學者,便隨便接受一套歪曲的邏輯 --- 因為該名學者只是刻意忽略核輻射的威脅,核輻射的污染,去得出自己「核電安全」的結論。

這位專家說:「從科學的眼光來看,至今沒有發現環境受到(福島核輻射)影響。」我很想向他親自了解,所說的「科學的眼光」是怎樣的一回事,這是否一種蒙著眼看事實的方法?我在五月到過日本福島一帶,收集和分析了不少海產樣本,發現已有核輻射超標的實例。返港後更接連收到日本的消息,知道茶葉、牛肉,甚至小孩尿液都陸續發現受核輻射污染。我很想知道,學者擁有的「科學的眼光」,又會如何看待這一連串的鐵證?

居住在日本福島的小孩 ©Noriko Hayashi/Panos/Greenpeace

這一次再到日本,我希望再用實證反駁專家的空話,令市民認清核電凶險的真相。

日後如果有機會,我非常樂意與這些核電專家分享當中的檢驗結果。這些專家的那一代人,已為世界上帶來太多荒廢的核電站,如地雷般未有方法處理,隨時釀成核輻射污染。世界需要的,是可以解決能源問題的可再生能源,而不是需要更多的核災難

 

本文作者:綠色和平高級項目主任古偉牧

 

你有何意見?請在此發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