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ready(function($) { // adding splash $("body").append($(".p3-splash").html()); $(".p3-splash__img").on("load", function(){ setTimeout(function(){ $(".p3-splash").addClass("p3-splash__fade-in"); }, 25) }); $(".p3-splash-close").on("click", function(e){ e.preventDefault(); $(".p3-splash").addClass("p3-splash__close"); setTimeout(function(){ $(".p3-splash").remove(); }, 800); }); });

約你到北極?

專題報導 - 2011-09-19
轉眼間,我隨「極地曙光號」到達這大片北極的海冰已第六天了。由抵達最近北極的可居住城市「朗伊爾城」開始, 已被北極的寧靜與和諧吸引著。

張韻琪協助量度北極夏天冰層的厚度和範圍

相對太空,北極不能算作「荒蕪」,因為已有不少探險與科研隊伍長期留守北極,甚至有直航飛機到北極最近的地方。除了旅遊景點,深埋在北極雪地下的豐富資源如石油和天然氣,更成了兵家必爭之地,不但傳統的北緯度國家如俄羅斯、北歐諸國、美國和加拿大等深感興趣,還有後勁凌厲的中國、南韓和印度等地亦虎視眈眈。

這些國家一定要多謝全球暖化,令北極的融冰速度驚人,甚至已達到冰層不能再凝固的臨界點。過去一星期,我與隨行「極地曙光號」的英國科學家,用上了三種不同的方式量度北極夏天冰層的厚度和範圍,包括傳統的實地鑽探,亦有實時的GPS數據收集和模擬。由於北極的天氣情況變化太快,我們必須把握沒有下雨、下雪和刮風的時候,盡量到合適的冰塊上採集樣本和進行探測工作。

北極大範圍的海冰消融,方便了開發旅遊或其他隱藏在北極圈的資源,卻是地球的惡耗。北極的海冰猶如地球的空調,透過反射近8成 的陽光到太空,致令地球適宜人類和動植物生活。「空調」失靈了,海水吸收更多的陽光,令地球愈來愈熱,催生更多和威力更強的氣候災難發生。

想到眼前這一望無際的海冰將有機會消失,北極這片淨土將會被更多貪婪的咀臉所吞噬,隨之而來更多脆弱的群體受煎熬或流離失所,實在比寒風更令人心寒,更覺此時形勢的嚴峻。愛惜地球、愛惜家園的大家,讓我們一起行動,扭轉依賴石油與核電的年代,選擇節能與可再生能源的未來。

 

圖片 ©Nick Cobbing / Greenpeace

張韻琪
2011年9月11日

 

極度冰荒 - 北極探測之旅

 

你有何感想?請在此發表: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