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趣事二三

專題報導 - 2012-07-12
身處地球最北端,到底有什麼不一樣?

文:綠色和平資深網路主任沈曉

極地曙光號船員Grant Oakes、羽泉樂隊成員胡海泉、綠色和平資深網絡主任沈曉寧及香港社運青年兼專欄作家林輝在橡皮艇上 © Bas Beentjes / Greenpeace

 

「極地曙光號」身處極晝的北極圈 © Bas Beentjes / Greenpeace

極晝

早就知道北極圈內有極晝(即全日24小時都是白晝),但真的身處極晝時,我的生物時鐘明顯糊塗了。早上起床的時候,是白天;吃完晚飯去甲板,依然是白天;半夜爬起來看窗外,還是白天!這給我們帶來的後果就是每天嚴重超時工作。因為每吃完一頓飯,就好像剛要開始一天的工作一樣。所以船上的同事們互相詢問最多的一句話,不是吃了嗎,而是:「現在幾點了?」

 

沈曉寧

曬傷

冰川、下雪、寒風……這一切好像都只和「冷」有關。但此刻我的面頰陣陣發燙——是的,我被北極的太陽曬傷了。眾所周知,臭氧層在南北極上空是最稀薄的。而臭氧層的一大作用就是反射紫外線。昨天還在嘲笑科學家先生每隔2小時就噴塗防曬霜太嬌氣,今天我就立刻吃到了苦果,不得不用冰塊敷著熱辣辣的臉龐。

 

冬天跳進及膝的冰水裡,那滋味可真不好受。 ©Alex Yallop / Greenpeace

零度跳水

在一座冰川的附近,我們要離開大船,坐小艇靠岸。岸邊全是碎石,為了避免小艇擱淺,我們必須在離岸2-3米的地方下船,然後走到岸上。如果這一幕發生在三亞,我們當然毫無壓力。可是在北極,在冰川附近,水溫冰冷刺骨,還有寒風時時襲來。想像下,在冬天跳進及膝的冰水裡,那滋味可真不好受。好在大家都努力穿上了防水裝備,盡可能減少冰水湧進靴子裡。儘管如此,到了岸上的時候,我的腳也已經被冰水泡得有點麻木了。

 

——這就是真實的北極。

 

 

你有何感想?

 

 

工作項目
沒有找到任何評論 加入評論

發表評論 

發表評論前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