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災兩年 輻禍猶存

專題報導 - 2013-03-01
兩年前,一次地震,引發海嘯和福島核災,造成了超過2500億美元經濟損失。超過15萬人需要離開家園,專家估計核電廠20公里範圍在未來將難以居住,尤如鬼域。經濟損失可以用數字來衡量,但輻射對災民的影響,核災為他們帶來的心靈傷害,卻不是常人可以理解得到。親友分離、痛失家園,無奈,但已是無可改變的事實。

核災,本是一場持久的噩夢,結束之日遙遙無期。災後兩年,災區的居民究竟過著怎麼的生活?

佐藤健太:核災影響的,不只是日常生活,而是人的一生。

 

健太居住在福島核電站45公里以外的飯館,核災發生後,當地政府將核電站30公里範圍設為疏散區,飯館並不在疏散區範圍內。

「飯館的資訊並不流通。老人們都是看電視的,而年輕人則從互聯網獲得訊息。爸爸聽聞疏散區在30公里,以為我們的村離核電廠很遠,非常安全。」

綠色和平到當地考察時,卻測出飯館村一間商店,錄得超越人體每年最大輻射接收量的114倍輻射,屬「高輻射污染」,飯館根本不適合逗留。

「老人們留在村裡,縱使他們不幸因此患病,他們再過多二、三十年也會撒手人寰。但如果生病的是年輕人,情況就嚴重得多。我們較年輕,當然很想離開,但我們不能置祖父母們不顧。他們在這裡住很久了,總不能撇下他們不管。」

健太本已不住在飯館,但他辭去福島巿的工作,回到村去幫助村民了解現況。他十分希望發掘更多資料,保護當地的兒童。他亦有一個Twitter戶口,希望將福島災後消息發放開去,現時已有超過6000名追隨者。

 

大河原太太:核災後,家裡的輻射閱讀器響個不停,輻射指數愈升愈高,全家人都非常害怕。

 

大河原太太的家族在福島附近經營一個有機農場,至今已130年,她和丈夫大河原伸是第六代人。

核災發生後,大河原一家本應徹離到另一個地區,「核災發生後,我們還得等上20-30年才能讓泥土復元。我已經55歲,豈不要等到75歲才能再次耕種﹖」但大河原太太很擔心農場的情況,最後還是回到福島市,繼續留守農場。

大河原太太一直反對核電,「我的女兒剛好在切爾諾貝爾核意外時出生。那時,在距離切爾諾貝爾8000公里外的日本也探測到輻射。真是嚇壞我了,而福島核電廠不過在我家的東邊的40公里外,我真的是十分擔心。」

大河原太太從前是一個反核人士,但為了照顧6個孩子,就放棄了反核。直到福島核災後,大河原太太決定重新參與反核活動,「我想不立即做些事,更待何時﹖」

二十年前,切爾諾貝爾核災讓大家知道核能有多危險,福島核災,再次證明核能的可怕。但可惜的是,現時世界各地繼續興建核電廠,甚至標榜「核電是安全又環保的」。香港距離大亞灣核電站只有50公里,有朝一日出了意外,結果會與福島有分別嗎?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也許是時候想想,我們還需要核電嗎?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