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而不見的北極理事會

專題報導 - 2013-04-11
我正身處北緯 89.7 度的極北地帶,現在的氣溫是攝氏 -31度,我的手指冷得幾乎凍僵,但我的血是沸騰的。原本有機會獲安排與北極理事會見面,一覺醒來,他們已經不辭而別,讓我感到很沮喪和失望。

作者:北極遠征隊成員 Josefina Skerk

北極遠征隊成員 Josefina Skerk上星期,我得悉北極理事會的代表,將歷來首次到北極開會,所以毅然寫了一封信給和我同樣來自瑞典的北極理事會主席 Gustaf Lind,告訴他綠色和平的北極遠征隊正前往北極,邀請他與我們會面。

他的回覆是「會盡量安排會面」,所以我們北極遠征隊過去數天馬不停蹄,往極北之地邁進,終於趕抵北極理事會人員身處的位置。但很可惜,就像夜間的盜賊一樣,一覺醒來,北極理事會的人員已經不辭而別,讓我感到很沮喪和失望。

Gustaf Lind 昨天才與俄羅斯探險家 Artur Chilingarov 討論如何鼓勵青年人關注北極議題,今天卻冷落了我們這些專程到來為北極發聲的青年人。

有人告訴我,是俄羅斯方面干涉我們的會面。我不知道孰真孰假,但我相信,作為北極理事會之首,Gustaf Lind 有能力安排一次會面。難道說北極理事會由俄羅斯一國作主嗎?還是說理事會成員根本不敢跟我們見面?

北極理事會由北極周邊的八個國家組成,包括美國、加拿大、俄羅斯、芬蘭、冰島、挪威、瑞典及丹麥(包括格陵蘭),也是最有意圖爭奪北極資源的國家。現在北極陷入一個惡性循環 — 冰川融化為石油鑽探打開方便之門,而石油鑽探本身卻在加速冰川融化。

北極理事會絕對有機會剎停這個惡性循環,就是與我們站在同一陣線,在這片寧靜和平的雪地之上,聆聽我們這群北極守護者的聲音,一同設法保護北極,而非繼續苛索北極的資源。

回想這數天我們如何盡最大努力,拖著沉重的雪橇徒步到來北極之巔,就是為趕及會面,向北極理事會傳遞全球近 300 萬人守護北極的心願,全面禁止在北極的石油開採活動。可惜最終只換來理事會的不辭而別。

但我們不會放棄,繼續踏上遠征之旅。我們的任務是將代表全人類同心守護北極的旗幟,以及 270 多萬名「北極守護者」的名字,沉入超過四公里以下的海底。

您的支持,推動我們堅定地向前邁進。假如您望向北方,請花一點時間想想正待您拯救的北極。

26 歲的 Josefina 來自瑞典薩米,是法律系學生,也是薩米議會的會員。薩米人是瑞典北方的原住民,她特意穿上傳統服飾,站在北極理事會八國旗幟前留影,可惜理事會成員最終不辭而別。

返回極光行動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