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第三極聲援「極地曙光號」30名成員

專題報導 - 2013-10-23
我從沒想過會一星期內兩赴珠穆朗瑪峰。 每次到珠峰的目的都不同。最初純粹是個人愛好為登山而來,接著在2006及07年,連續兩年到這裡做氣候變化冰川消融的考察工作。此行的原意則是單車遊。

作者:綠色和平行動者鍾峪

我(右)和 Nancy 登上珠峰大本營,呼籲俄羅斯當局釋放「極地曙光號」30名成員。由於珠峰大本營附近落暴雪,目前已經封山。

 10 月 6 日,我和友人 Nancy 騎單車 1,500 公里,用近一個月時間,從雲南香格里拉到達珠峰大本營。沒想到短短 6 天後,我們又從拉薩趕回來,只為從世界第三極聲援「極地曙光號」30 名成員

星路兼程,一路風雪交加,10 月 13 日下午 4 時,我們終於再次到達珠峰大本營,惜珠峰躲在厚厚的雲層背後。天氣預報顯示,未來三日都是雨雪天氣。我們本來已做好了準備,要在此駐紮等待天晴,但清晨一覺醒來,積雪厚達 70 厘米,一夜壓垮了四頂帳篷。很多遊客開始恐慌,紛紛商討如何自救下山。

其實,我們覺得只要待在大本營,問題並不嚴重,但隨著唯一的電力來源太陽能無法運作、手機沒信號、持續不停的雪,以及有些人出現高原反應,讓恐慌情緒開始蔓延。

 我們隨後知道,這是孟加拉熱帶風暴「費林」帶來的暴風雪。「費林」已導致印度有 14 人死亡、近百萬人受災,更令西藏東南部持續降暴雪, 而我們正身處降雪最嚴重的地區。整個大本營只有我們攜帶的 3G wifi 有信號,可與外界聯繫,於是我們的帳篷成為小聯合國和新聞資訊中心,來自美國、澳洲、俄羅斯等地的遊客,紛紛依靠我們電力不足的 wifi,聯繫家人、大使館和警方,讓外界及傳媒了解大本營情況。Nancy 更為所有外國遊客作翻譯,協助他們聯繫家人。

暴風雪不僅讓來自世界各地的我們互助互愛,也讓所有人親身領教極端天氣的威力。

我的防風外套印有綠色和平的標誌,讓綠色和平成為我們的共同話題。來自澳洲的 Susan 血壓上升又出現高原反應,但她仍不忘告訴我們,他的兒子 Cale 是「環境律師」,也是綠色和平的支持者;兩名荷蘭遊客坦言知道綠色和平「極地曙光號」30名成員被扣押在俄羅斯,問我們來這裡是否要做聲援活動,並送上他們的支持。對於兩名俄羅斯遊客,我們除了協助他們了解暴雪情況外,也請他們支持守護北極全球行動,一起要求立即釋放綠色和平所有成員。

風暴「費林」帶來的極端天氣,為海拔 5,200 米的珠峰大本營帶來艱難的環境,但想到仍然身陷牢獄的「極地曙光號」30 名成員, 這種艱難似乎也不重要了。

10 月 14 日下午4時,第一支救援小隊徒步到達大本營,給大家帶來安全撤離的希望。我們並沒有忘記此行目的,因此立即把握撤離前的僅餘時間,希望在珠峰面前以行動聲援「極地曙光號」30 名成員

身處高海拔地區,任何行動都極其費力,但感謝我們的司機群培穿著笨重的北極熊裝,一再踏足積雪中配合我們拍攝。但直到下午5時,珠峰仍然不願從大雪覆蓋中顯露出來,而我們必須準備撤離了,因為太陽下山後積雪結冰,將令我們無法離開。

下午7時,救援部隊和鏟雪車到達,所有人開始陸續撤離到三公里外的絨布寺,我們也不得不隨大隊一同離開。撤離時,我們的鞋襪褲子全被雪水浸濕,心情非常沮喪。

或許是我們的誠心打動了珠峰這位女神,剛翻過久吾拉山口,回頭一看,珠峰出來了!我們立即拉開請願橫額拍攝,雖然只得短短數分鐘,但我們終於在世界第三極珠峰面前,聲援「極地曙光號」30 名成員。撤離到定日縣時,天已全黑,而我們似乎都忘記了在寒風中赤著腳是多麼的凍。

 13 — 沒有多少人喜歡這個數字,對我來說,卻一直是個吉祥的數字。在「費林」帶來的暴風雪肆虐下,這是我第13次進珠峰,祈願這個吉祥的數字,能讓我們的30名北極守護者重獲自由。


全球已有來自 49 個國家共 180 萬人聯署聲援。國際記者聯合會和歐洲記者聯合會亦已經要求釋放在監獄裡的兩名記者。

請您立即加入聯署,聲援這些為守護北極、為地球未來而和平抗議的行動成員!

www.greenpeace.org/hk/freeouractivists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