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英雄:Sini

專題報導 - 2013-10-11
我的朋友兼同鄉 Sini Saarela 現被拘留在俄羅斯的摩爾曼斯克港,跟其他國際綠色和平行動成員一樣,蒙上不白之冤。 這 30 名英勇的北極守護者,很可能是世界上第一群為保護環境,以非暴力直接行動阻止北極鑽油而遭長時間監禁的人。相信全球數百萬名守護北極支持者,亦會認同 Sini 與其他 29 名北極守護者的做法,即是說:阻止北極鑽油與氣候變化,刻不容緩。

作者:來自芬蘭的綠色和平中國煤炭項目顧問 Harri Lammi

梭羅 (Henry Thoreau)、甘地 (Mahatma Gandhi) 和馬丁路德金博士 (Martin Luther King) 曾說過:總有正義之士在必要時刻挺身而出,為全人類的道義責任而抗命。我相信今天的事件就是我們為氣候變化而抗命,亦到了關鍵時刻!

先回顧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真相便可逐一揭破。俄羅斯天然氣公司 Gazprom 無視氣候危機,倉促展開北極鑽油計劃。北極海 ─ 這片杳無人煙的海域,因為氣候變化令冰川融化,才讓人輕易進入。北極的氣候不穩,一旦發生漏油事故,後果將難以挽救。但諷刺的是這惡行竟被視為「合法」,而出手阻止破壞地球生態的Sini和其成員卻判為「非法」而被拘捕?這不合邏輯的事,正在俄羅斯上演...

1849 年,梭羅在美國帶頭起義,抗辯不公義的奴隸制度,他說每個公民也不應該讓國家和現行的法律而埋沒良心。甘地則呼籲人民以「非暴力」和不妥協的方式,對抗當時不公平的殖民政策,使印度擺脫英國人統治。公民不服從並非代表無政府狀態或無法無天,相反,勇於挺身而出的人,事實上也可能需要承擔法律後果。但他們也試圖改變社會,撥亂反正,希望最終修正律法。

獨立公民發起的抗議,通常也會帶來偉大的改變。當年若沒有 Rosa Parks 勇敢拒絕阿拉巴馬州的種族隔離政策,堅決不讓座給白人,今天的美國總統可能不是奧巴馬,他甚至連投票權也沒有。

經過多年來的努力,我們應對氣候變化的工作,來到決定性的關鍵時刻。雖然許多國家政府開始正視氣候變化帶來的威脅,但未見實質行動。聯合國最近發表氣候變化報告,內容指出我們再不作出改變,世界便會朝向黑暗絕望的境地。天下沒有一對父母願意讓孩子擁有一個絕望的未來,也沒有年輕人想要一個沒有展望的世界。如果我們現在開始行動,仍有一線生機。

道德情理下,今天站出來反抗石油公司的不應該是Sini和其他行動者,而是美國總統、歐盟、中國以及其他各國的政治領袖,出面要求俄羅斯政府再三考慮到北極鑽油的決定。但目前情況完全不同,北極鑽油熱潮有如以前人人爭先到復活島,只為看誰能豎立最後一座雕像、砍盡最後一棵樹的一場競賽。

我認識Sini多年,她是我所認識的人中,心存道德良知之一,她就是那種面對不公義,不會坐視不理的人,也是我認識的朋友中最勇敢的,她明白這次所冒的險有多大,面對這些荒謬的指控她卻不畏懼。如果事情發生在我身上,我也無法面對這種強權的威脅和壓迫,但 Sini 卻一再挑戰強權。能夠在生命中認識這種朋友,真的很榮幸。很多人質疑行動主義,但透過非暴力直接行動,讓很多人察覺原來已身處危機當中,亦喚醒內心早已消沉的正義感。世界上有很多不願意接受挑戰的人,他們忽視氣候變化的危機。即使在芬蘭,國民也躲在政府與所謂「合法」的背幕,有哪一位政治人物正在拯救世界、拯救我們的孩子踏上正軌?這角色相信要靠 Sini 和他的成員等一群普通人來演繹。

在芬蘭,我有很多朋友竟然對 Sini 有很多嚴苛的批判,甚至希望她在俄羅斯服刑!我不禁聯想到從前那群抗命勇士,勇於站出來對抗奴隸制度、廢除種族歧視、 要求女性投票權等,他們所面對的是何等恐懼和責備?加上他們說了一般人不想聽的說話,通常不會被善待。當我看見有關 Sini 的負評時, 我想世界大概已容不下這群勇敢的人。為了阻止氣候變化,Sini 和其他人所作的犧牲,我們難以想像。即使如此,Sini 仍挺身而出,因為她認為這是對的事。

請支持正被羈留的他們,盼望您和您的朋友也可付出綿力,讓他們的英勇行為能彰顯世界,就當是為了他們,為了他們的家人,更是為您和下一代的未來吧!


全球已有超過 130 萬人發信給俄羅斯駐各地的使領館,要求俄羅斯政府釋放『極地曙光號』30 名成員及歸還『極地曙光號』船艦。您願意加入聲援這些為守護北極、為地球未來而和平抗議的行動成員嗎?

發信俄羅斯駐港領事館:www.greenpeace.org/hk/freeouractivists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