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傷疤之旅:青藏高原尋「煤」記

專題報導 - 2014-08-18
過去三年,綠色和平調查隊沿著黃河一路西行,看遍草原的「天坑」、乾涸的水井、被逼遷的村莊,見證煤炭工業肆意破壞環境,令美麗的大地變得支離破碎、滿是傷疤。我們更來到黃河源頭的青海祁連山區,揭露過去10年多家企業一直在此違法採煤,嚴重破壞青藏高原脆弱的生態環境。

遠處矗立著潔白的雪山,中間是裸露的礦山和一輛輛呼嘯而過的運煤車,煤炭工業的足跡,一步步侵蝕著青藏高原的草甸。

黃河源頭的青海祁連山區,位處海拔 4100 至 4300 米。「祁連」來自匈奴語,意為「天山」,是大通河、布哈河、疏勒河三條重要河流的水源地,也是受法律保護的生態功能區和自然保護區。但綠色和平的調查隊來到這裡實地調查,卻發現草原下的「黑金」— 青海木里煤田,吸引煤炭企業到來露天開採煤炭,使這片土地的自然風貌破壞殆盡。

草甸的傷疤

第一站,我們來到木里煤田最大的礦區「江倉煤礦」。這裡原本是一片水草豐美的區域,現在還依稀可見草甸上有豐富的水窪。可是,煤礦的露天開採切斷了降水和冰川融水彙集到河流的通道。草甸被挖掘成裸露的礦山,失去「海綿」一樣的緩衝作用,大雨可形成洪水、乾旱可導致斷流,隨時禍及黃河上游重要支流大通河流域,共 50 城市、420 市鎮無以萬計的居民。

消逝的凍土層

離開江倉煤礦,我們向「聚乎更煤礦」進發。抵埗時已是半夜 12 時許,但漆黑中仍然能聽見採煤機器和大貨車駛過的聲音。第二天早上,我們草草的吃過米粥(不馬上吃掉,很快就會有一層煤灰漂浮在碗裡)繼續調查。這裡景象比江倉煤礦更為慘烈:綠草退居成「少數派」,滿目的黑色地表和溝壑讓人心生壓抑,長期大規模的露天煤礦開採更造成凍土層融化,運煤道路旁邊的草甸塌陷。

濕地上的煤化工廠

行程終站是煤炭經專用運煤鐵路送到的目的地:慶華煤化工園區。與兩個礦區的破敗相比,慶華園區的富麗堂皇,儼然雪域高原上的一座「私人行宮」。最令我們驚愕的是,廠房竟在察汗諾濕地拔地而起 — 這裡本是眾多野生動物的家園。調查期間,仍可看到還沒有被廠房侵佔的濕地上有少許水鳥棲息,附近草地則有悠然自得的犛牛、狐狸、野兔,茫然不知存活危機步步逼近。

過去3年,綠色和平七度到場調查,揭露木里礦區的4座露天煤礦,嚴重破壞大通河源頭的水源補給能力和生態環境,危及中國青藏高原脆弱的生態系統。綠色和平呼籲礦區內各企業立即停止違法採礦,並促請有關當局儘快落實法規要求,加強管理在自然保護區和生態功能區的工業活動。

實地調查,不僅為搜集證據,更希望讓公眾看到純淨的草原如何滿目瘡痍,磅礴的河水為何不再流淌。只要有多一名敬畏自然、熱愛環境的朋友因而心生憐憫,願意盡己所能做一些積極的改變,讓這樣的破壞、這樣的悲劇能減少一分一毫,就不負調查隊的環保使命。

煤炭是環境問題的罪魁禍首之一,請捐助綠色和平,與我們攜手:

  • 實地調查過度依賴煤炭,正在為環境及公眾健康帶來的極大負面影響;
  • 深入分析數據及資料,指出煤炭開發與現有水資源的嚴重不協調處;
  • 持續游說企業及政府減少使用煤炭等污染能源,善用清潔能源。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