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最佳避暑方法:面對酷熱天氣——救生員・曾進傑

專題報導 - 2018-08-27
看似悠閒,其實任重道遠;看似輕鬆,其實有苦自己知。救生員的工作殊不簡單,除了一眼關七保障泳客的安全外。終日戶外工作,更頻頻受到極端天氣的煎熬。「如果以天氣熱嚟講(標準),我諗十五分鐘就已經要轉一更。但而家都係三十分鐘一更。」曾進傑任職救生員16年,由泳池走到沙灘。惟變的不止是工作場地,更是愈來愈難熬的氣候變化。

阿傑以公眾泳池救生員作為事業起步點,「除咗對泳灘工作產生興趣,仲有個原因係公眾泳池太難頂。」口中的「太難頂」指的是酷熱天氣下的工作環境。他指出,公眾泳池瞭望亭是以鋼材作為物料、可活動範圍較少以及距離泳區較近。於酷熱天氣出現時,椅子會快速傳熱、空氣焗促,加上水面反射陽光造成「三折射」,令救生員極為難受。

阿傑憶述,2014年夏季氣溫急劇上升,此後一直維持高溫,令工作環境更為嚴苛。「往年酷熱天氣警告冇咁早掛,而家六點就開始,掛足十二個鐘。」最終他選擇離開公眾泳池,希望逃離酷熱煎熬。

然而,氣候變化影響如影隨形。雖然沙灘工作相對輕鬆,但酷熱天氣愈來愈多,亦愈來愈難受,阿傑指救生員的工作效率亦因而降低「要同時留意自己身體情況同監察市民安全,專注力愈來愈低。」氣候變化帶來的極端天氣,令救生員責任更重。「極端天氣多咗,變得快,雷雨增加又難預測,對泳客、遊人同埋救生員都更加危險。」

愈趨炎熱的天氣,亦為蚊蟲提供了絕佳的生長環境;對沙灘救生員而言卻是一大挑戰。「沙灘冇公眾泳池咁焗促,但蚊患就因為高溫同濕熱嘅環境而嚴重得多。」正當大家以為救生員防暑裝備會是風扇、冰水時,阿傑笑指防蚊防蟲設備已漸漸比防暑裝備多。「每朝八點同埋黃昏五點,就會有數以百計的蚊出現。」

終日觀看著沙灘的日與夜,他見證著多少驚險事件,在酷熱環境下,中暑事件已不是甚麼新鮮事。「見過唔係普通遊客,係揸船船長經過時中暑。」阿傑憶述。他指出,多年來事故的數量沒有大幅上升的趨勢,估計主要原因是大眾減少到訪沙灘,反而傾向留在室內使用冷氣。「但呢個係惡性循環,天氣熱就個個都留喺屋企開大冷氣,結果令氣候變化加劇,更加熱。」與其留在冷氣房,在盛夏何不相約三五知己到海灘暢泳消暑。同時我們要反思自身與氣候變化的關係,減少碳排放,別讓氣候變化惡化下去。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