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負重的海岸線

專題報導 - 2014-12-19
中國東海,曾是世界四大漁場之一,沿海一帶漁業有近千年歷史。過去數月,綠色和平走訪沿岸福建及浙江多個地點,發現漁民都面臨相同的困境:東海已近乎無魚可捕。與您分享漁民的真實故事,以及更勝千言萬語的攝影作品。

地點:浙江寧波石浦港
浙江石浦是中國六大中心漁港之一,是有600多年歷史的漁港古城,是東海主要的漁貨交易市場。9月中,經過三個月的休漁期,上千艘漁船爭相出海捕魚。「東海潮湧,千帆競發,漁民喜迎開漁……」當天傳媒普遍以喜慶的標題配合這個壯觀的畫面。可是,半個月後,首批漁船回港,只見漁民失望的臉龐。
因為東海的海岸線早已不堪負荷,過度捕撈、超標排污、圍海養殖、沿海工業,豐饒的大海漸漸敗落。東海真的到了無魚可捕的地步嗎?帶著這些疑問,10月,綠色和平攝影師登上羅船長的漁船,隨船由石浦出海,實地了解。
這已經是第6次拉網了,撈上來的大多是不值錢的飼料魚,夾雜不少經濟魚類的魚苗。這條牙帶魚苗,比漁民的手指還要幼,也沒能逃脫細孔漁網的捕撈。中國漁業部門規定,漁網孔的直徑不得少於3.9厘米,但漁民卻普遍使用直徑僅得約1厘米的漁網。
拉了幾次網都沒甚收獲,漁民都有點情緒低落。這天凌晨,網到一條大鯊魚,拉上來時已沒有生氣。漁民說,並不希望網到鯊魚,因為沒甚麼經濟價值。
第二天,羅船長從對講機聽到另一片海域有魚群聚集,趕忙啟程前往。他說:「以往發現魚群,可以作業三、四天,但現有馬上會有近百條船聚集,不到一天,魚都撈光了。」
終於見到滿滿的一網魚,堆滿整個前甲板。漁民們頓時充滿幹勁,努力揀出較值錢的魚類,卻發現大都是不足兩厘米長的小魚,只有賣給沿海養殖場作飼料的價值。漁民說:「以前不會要這些小魚,但現在,飼料魚也是重要的收入來源,不撈肯定虧本。」
地點:福建東山.南嶼
每年春節過後到中秋之間,每天傍晚,老漁民都會來到海邊,用福建沿海一帶傳承許久的「拉山網」方式捕魚。這種方式全靠人力:「年輕時,拉山網可以養家。現在不行了。魚少,最多只能算貼補家用,或者索性當鍛鍊身體吧。」老人的話語滿是無奈滄桑。
「拉山網」是根據潮水和漁訊來作業的,往往從黃昏開始到深夜11點結束。先靠一條船把長約500公尺的繩和網帶到海上,岸上十數名老漁民分成兩隊,各自拉一條網索,然後身體向後傾斜,艱難地倒退而走,走到隊尾的人每走一段便要換到人群的最前面拉網,如此反覆,隨著老人後退的腳步,漁網逐漸露出水面。
臨近晚上11時,最後一網魚拉上來,68歲的陳老闆,用5分鐘就整理完數量不多的漁獲,趕緊用冰塊把魚包好,騎上電動車準備送去市場前,匆匆地說:「除了第二網有一條大魚被人當場買走,餘下的小魚都只能當飼料或加工用途。粗略估算,我們20個人,每人今天分不到15塊錢。」
老漁民說:「5年前,這片海灘上還有30多條船在拉山網,現在只剩我們20多個老人和一條小木船。周圍能拉網的海灘也愈來愈少,其它不是開發為旅遊區,就是佈滿養殖網箱或埋著養殖水管,根本下不了漁網。」
地點:福建東山.冬古村碼頭
「一年不如一年……」漁民李大元的妻子在碼頭整理今天的漁獲,心情不太好,不願多說。李大元的孩子跟著到碼頭幫忙,但今天沒捕到多少魚,只能在一旁無所事事。李大元坦言,不希望孩子繼承父業。也許在漁民的心裡都不清楚,東海,還能給孩子留下甚麼?
近海生態改變,令海岸線不堪負荷。掠奪式的過度捕撈,無疑是最主要原因之一。中國海洋漁業捕撈量自1994年起一直高居世界首位,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指出,2012年中國捕撈量約佔全球的17.4%。全球已有80% 以上的魚類遭受過度捕撈。作為消費者,下次品嚐嘗美味的海鮮前,不妨想像:未來,海裡除了水母及浮游生物,可能一無所有。
您的力量,可以令美麗的海洋生生不息!懇請您捐助綠色和平守護海洋的長期工作:

工作項目
關鍵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