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私花膠」調查背後:海關篇

專題報導 - 2015-06-29
作為香港人,早就知道香港海關寬鬆至極,「自由港」幾乎容許所有貨物入境,大量「水貨」自出自入,就連走私瀕危花膠,也可以手提「水貨」的形式,大搖大擺地出入境。綠色和平在調查走私墨西哥石首魚花膠時,從海味店主口中得知香港海關從不檢驗花膠,好奇的我便嘗試模仿走私路線,手提花膠進出香港關口,測試不同的關口,看看海關的反應是否一如海味店主所言。

作者:綠色和平項目主任鄧敏琳

今年五月,我在墨西哥完成非法捕撈石首魚的實地考察工作後,回港時就將一塊外貌類近石首魚的花膠放在手提行李中,從墨西哥經美國「空運」回港。記得當時雖然明知道自己的花膠並不屬瀕危物種,並沒有觸犯法例,但也不免戰戰兢兢,甚至幻想會被人帶至另一個房間遭盤問,然後又暗自推敲應如何應對。

怎料,一直通行無阻,我只好主動走到紅色申報通道,張望良久才有海關職員過來「招呼」我。我連忙告訴他:「我要報關」,並將申報用的道具「配菜」洋酒和「主菜」墨西哥花膠一併遞上。結果,關員先詳細介紹帶酒入境的規限,最後僅看了花膠一眼,留下一句「帶花膠無問題」便叫我使用綠色通道離開。

數星期後,我又嘗試帶著同一塊花膠北上深圳。這次我的角色設定是「幫親戚運送坐月用品」的女生,於是我帶了奶粉、嬰兒衣服和花膠到羅湖關口。關口有大大的橫額寫著不可帶超過兩罐奶粉離境,關於瀕危物種的宣傳海報卻少之又少,而且大多只針對瀕危蘭花出入口。在出入境之時,我均向關員遞上花膠,詢問是否可以帶著它進出香港,兩位關員不約而同表示,花膠即是乾貨,即和乾冬菇、乾瑤柱屬同類,「出入境無問題!」

原本有點緊張的測試,最後卻成了一場又一場令人啼笑皆非的小劇場。難怪海味店主能肆無忌憚地走私瀕危物種,因為關員眼中,花膠和乾冬菇沒有分別,也沒有瀕危與否之分。即使我把外型和瀕危石首魚花膠類近的花膠遞上去,關員也沒有用心分辨過或關心過那是甚麼品種的花膠,更何況那些把花膠放在行李箱裡,螞蟻搬家的走私者呢?海味老闆利用規管漏洞,走私花膠自然愈見猖獗,墨西哥的極瀕危石首魚和加灣鼠海豚的性命就更加危在旦夕了。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