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會議如何左右海洋生態?

專題報導 - 2016-11-03
最近,一連數個重要的國際保育會議在全球各地展開,討論物種保育與海洋保護區。其中最令人鼓舞的消息,是被譽為「最後的海洋」的南極羅斯海(Ross Sea)被納入保護,以及極瀕危的加灣鼠海豚更添保障。其實每個保育議案成功背後,都經過千錘百鍊,方可成功。

勝利!南極成立世界最大海洋保護區

今年10月28日通過成立的南極羅斯海(Ross Sea)保護區,將會是全球最大受保護的海洋,面積達1,555,000平方公里(相等於43個台灣本島),其中四分之三將禁止商業捕撈。羅斯海在科學家眼中,是地球僅存最純淨的海,被譽為「最後的海洋」,也是全球38%阿德利企鵝、26%皇帝企鵝的棲地,孕育許多不為人知的南極物種。

多年以來,綠色和平致力在「南極海洋生物資源保護委員會」(Commiss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Antarctic Marine Living Resources, CCAMLR)倡議守護羅斯海;每一年綠色和平與南冰洋聯盟(Antarctic Ocean Alliance, AOA)等愛護海洋者均相信成功在望,可是總是失望而歸。但今年,我們成功了!

1997年2月,船艦「極地曙光號」在南極洲島嶼詹姆斯羅斯島(James Ross Island)巡航。

科學家認為,海洋保護區是守護生物多樣性最重要的方式。可是,成立海洋保護區,並非單純的科學,而是需要數百萬人願意挺身呼籲,並經過長時間努力,才能成功。沒有您的聲音,即使科學研究調查證據確鑿,屬於最好的方案,但可能仍抵不過商業捕撈的短期利益。

緊接美國總統奧巴馬宣佈擴增夏威夷群島西北部、廣達150萬平方公里的「帕帕哈瑙莫夸基亞國家海洋保護區」(Papahānaumokuākea Marine National Monument)與更多好消息,世界共識終將站在海洋保護區的這一邊!

護蔭下的加灣鼠海豚與鯊魚

今年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沒有成功設立南大西洋鯨魚保護區,儘管議案得到多數贊成票,卻未通過75%贊成的門檻。不過,這次會議仍然達成不少保育措施,包括收緊科學捕鯨的審批程序,以及「零反對」通過守護墨西哥僅存的60條極瀕危加灣鼠海豚,各國同意全面去除誤捕鼠海豚的刺網、要求各國全力協助墨西哥及中國打擊石首魚花膠走私買賣,以防商人為捕捉石首魚而令鼠海豚誤捕而亡。

除了國際捕鯨委員會,10月初在南非舉行的《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會議,亦有討論保護極瀕危的石首魚,共有182個國家支持墨西哥、美國及中國要全力阻截石首魚走私。此外,護鯊提案亦大比數獲通過,4個鯊魚品種包括鐮狀真鯊、3種長尾鯊及鲾鱝將列入附錄II,在進出口貿易上受管制,而香港亦需跟隨修改《保護瀕危動植物物種條例》,將來自12個鯊魚品種的魚翅列入規管。

推動擴大海洋保護區範圍

孕育無數物種的海洋長久面臨不同危機,除過度捕撈外,還有全球氣候變化、鑽油,與海洋塑膠污染問題。綠色和平致力推動成立40%海洋保護區,守護生物多樣性,讓鯨魚與更多不同種類的海洋物種休養生息,獲得永久保護。

宏觀國際,雖然每個重大的保育議案不是必定成功,但每位愛護海洋者包括您,都是守護海洋舉足輕重的聲音,結合起來,力量無窮。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