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境行:搜尋看不見的污染 (三之三)

專題報導 - 2015-07-24
綠色和平探險隊在哈巴雪山的登山大本營安歇一夜,摸黑半夜起床,整裝待發預備尋找山區最純淨的地方,收集水和積雪樣本,以調查人為的化學物質污染如何無孔不入。在海拔逾4,000米的極端環境下,不但要重新學習行走、爬行甚至跌倒,更要留神有否高山反應。而為了執行特別任務,我們的裝備更要特別安排,確保採集環境樣本的過程嚴謹、可靠。

作者:綠色和平「極境行」探險隊成員雷宇霆

今天凌晨3時起床吃早飯,然後作裝備的最終檢查。昨晚高山協作好四巨細無遺地講解登雪山的注意事項,從在雪地和爬雪坡的步伐、姿勢、速度,以至在雪坡滑底的應變,到冰鎬、繩子等器材的應用,再到高山病的症狀及相應措施,並一一仔細檢查每個人的冰爪。好四更叫人採了些「雪茶」,這是一種高寒地帶的地衣植物,泡水喝可以預防高山反應。我們每個人都要喝雪茶,其中負責拍影片的攝影師塞普拉,更被點名要喝上一整壼。看到富經驗的好四如此嚴謹,我們立時進入「最高作戰狀態」,讓身心均準備好迎接今日的艱巨任務。

海拔近5,000米的生存法則

清晨4時,屋外仍是滿天的星空,銀河如一條絲帶清晰可見,哈巴雪山頂在強風勁吹下完全顯露出來,但我們無法按原訂計劃出發。因為到達雪線前,我們要先走過一段只有岩石的亂石坡,距離不長,約在海拔4,600至4,680米之間,然後中途要翻過一個山脊,高山協作好四評估山脊的風力達到8至9級,為安全起見,唯有等風勢稍為減弱才出發。這正是攀雪山的一大挑戰,即使做好各種準備,人仍然必須帶著敬畏和謙卑的心,耐心等待最合適的時機。

等了三小時,風勢仍然強勁,再等下去,可能趕不及入黑前返回大本營。高山協作好四建議先把物資運到山脊前,明天才正式起行,但誰知道明天的天氣會否更惡劣?一番討論後,我們決定等待風勢小一些就出發。

好不容易越過亂石坡,再往上走就是雪線,入目白茫茫一片。踏足雪線前,我們要戴上雪套、為鞋子加冰爪, 安全帶亦要掛上繩索結組,分為兩組繼續前進。鍾峪跟我是負責收集環境樣本的「取樣組」,由好四帶領,戴上安全帽,爬升到海拔4,900米左右的位置後,就要尋找合適的地點,然後離開傳統攀雪山路線,橫切出去行走約30分鐘,尋找一個真箇人跡罕至、純淨純粹的地點,再抽取積雪樣本。

鍾峪(左)小心奕奕抽取積雪樣本,然後立即封存。我(中)和高山協作好四在旁協助。

除了選址,為確保取樣嚴謹、科學,我們需要穿著不含檢測物的裝備,爬山鞋方面,因為找不到安全可靠的無毒品牌,亦要用不含檢測物的綁腿妥為包裹。取樣時要膝蓋跪地,一方面可降低重心以策安全,另一方面可避免環境樣本被隨身物品含有的有毒有害化學物污染。

採集積雪樣本的容器是一個2.5公升容量的棕色玻璃瓶,事先在實驗室作專門處理,並且在瓶口封上鋁箔。取樣時也需要使用專門的工具,積雪樣本與瓶口要預留一定空間,然後小心蓋上鋁箔、擰緊瓶蓋,外面包上緩衝發泡膜後放入背囊。下山時,為確保瓶子內外的氣壓平衡,每下降約500米就要擰開瓶蓋,讓取樣瓶裡的空氣接觸外界的空氣。到了山腳,再用專用封口膜把瓶蓋與瓶子縫隙密封,並且用膠帶固定,然後才寄送到獨立實驗室。

另一組是分別負責拍照和拍片的「視覺組」,由另一名高山協作、納西族青年阿四帶領,與「取樣組」保持平行距離,記錄整個取樣過程。

昨天我們順利找到一片偏遠的高山,以同樣嚴謹的方式抽取了水樣本,也完成了一些拍攝任務。但今日來到雪線以上,每一個行動都需要充份保護,要行走、攀爬已經很艱難,現在還要取樣兼拍攝,我們絕不敢掉以輕心。在如此極端條件下,根本沒有再來一次的餘地,只能事先商量好每一個步驟、走位,確保任務一氣呵成。

究竟在海拔4,200米抽取的山中湖水(還有4,900米的高山積雪)之中,我們會找到甚麼看不見的污染?答案在9月揭曉。

在海拔約5,000米、空氣稀薄的地方背著20公斤的背囊爬升,一度我感到喘不過氣來,有時一腳踏下去雪就快沒到膝蓋,幸好有驚無險,所有採樣及拍攝任務都按計劃完成。傍晚6時半,全隊人終於回到大本營,我的大腿已經沒了知覺。原來,這天我們足足在戶外待了超過12個小時!看著妥為封存的積雪和水樣本,我為完成這次艱巨任務而自豪,不過結果並不在我們的手中,期待9月發布的化驗報告,揭露人工的化學物質如何污染了世界最純淨、純粹的人間美景。

極境行:哈巴雪山尋純淨之地(三之二)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