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以忍住一年不買新衣嗎?

專題報導 - 2015-12-19
2014年7月,我為畢業典禮買了一件漂亮的藍色洋裝,那是我最後一次買衣服。從那時起,我衣櫃裏的「新衣」,不是二手衣,就是別人送我或借我的衣服。

發誓不買衣服聽起來好像很厲害,讓人自我感覺良好。事實上,環保並不是我不買衣服的原因。我不買,純粹只是因為我懶。你可能會說:”換做是我,我做不到!”。不過,以過來人的身份,請你相信我,不買衣服沒有你想像中困難。

每一個購買行為的背後都有其意義,當你了解衣服代表的故事時,你會發現,不買衣服其實並不難。當然,要從意識到問題所在,跳到停止購買之間,還有一段漫長的路要走,也不是每個人都會採取行動。 

「一次性時尚」提供多樣、方便的選擇,消費者很容易買上癮。但過度消費、衝動購買會加劇高紡織業的污染程度,製造大量垃圾。我們必須要求店家停止瘋狂地生產

我的衣櫃裡,不包括內衣褲,總共有31樣,看得出來我不是個崇尚極簡的人,但我對衣櫃裡的衣物如數家珍。有些衣服陪伴我多年,仍然光彩如新,像是2010 年夏天我買的小洋裝,或是那件我穿去夜店無數次的bling bling短褲。

流行不斷在變,但時尚永遠如一。我敢打賭你的衣櫃裏一定有一件現在看來也絲毫不會「老套」的古著。雖說舊衣與現今快速流行的潮流背道而馳,但這又如何? 我的舊衣最合我意,多年來,它們已成為我的一部份。

Fix up and look sharp 修修補補煥然一新

你可能不會問我時尚穿衣的意見,因為我從18歲起一直穿著同一條牛仔褲。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保持18歲時的身材,專業裁縫修改牛仔褲的費用等同買一條新牛仔褲,更好的是,裁縫可以依照你的身形度身訂做,貼服度比貨架上能挑選的尺寸要好太多了。我的舊衣服上有着回憶的痕跡,有些缺了釦子,有些衣服的污漬和小破洞再也無法修補。但若肯威斯特可以穿著有破洞的t-shirt出席公眾場合,我當然也可以。為舊衣改頭換面是古著時尚的新流行,也讓整個成衣產業變得更好。

#我最愛的一條裙子破了四個小洞。我把一些補起來了,一些就留在那裡。

Thrift-shopping 儉約購物 

感謝文青! 一些賣古物的小店開始發揮時尚影響力。年輕人愈來愈常在二手店、跳蚤市場和換物店裏尋寶。穿得像80年代的人現在看起來反而最酷。對我來說,穿著過大的駝絨大衣(在阿姆斯特丹的跳蚤市場用8歐元買到),配上在公車地板上撿到的帽子,亦非壞事。「有型」的定義是一種自得其樂的穿衣風格,別與古怪混為一談。

我很幸運能在柏林生活,每隔幾天就有跳蚤市場,還有唾手可及的二手衣商店。對於那些不像我這麼幸運,走路可到的地方就有四家二手/換物店的人來說,網絡是一個絕對值得探索的世界,網上有許多交易古著衣物的群組可以滿足儉約生活的需求。

換物好處多多:

  • 便宜實惠
  • 很潮
  • 當別人稱讚你的衣服時,你可以謙虛地說“謝謝,這其實是古董。”

缺點:

  • 不見得能得償所望 (但又何妨,一次性時尚是為大眾所設計,也與時尚無關啊)
  • 在群組中不一定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所以,你必須開放所有的可能性,不要預設立場。

#OOTD the statement summer skirt, brought to you by a second-hand store, teamed with an old pair of shoes.

SWAP team 換物群組

時尚潮流總是變幻無常。前幾年流行60年代風格,現在70年代又有捲土重來的態勢。現在的時尚指標正是你爸媽從前穿的衣服,充滿了獨特性及原創品味。真正的舊衣完全符合時尚條件,被穿過的更好。

若每個人願與其他人分享衣物,我們只需要生產一半的衣服。

我曾”意外地”借了15件衣服,現在都歸我所有。包括我男友的前女友的背心裙,男友姐姐的黑色上衣,男友的襯衫,我也從媽媽那裡得到了舊圍巾還有一些舊帽子。

我不是要鼓吹這個方法,不過在網路上有許多群組及討論區致力於推廣贈予及交換的活動。

當然有些東西不能用二手的,比如內衣—就是我的底線。不過在這些網站上,你仍可以找一些永續生產的選擇。設定一個標準,找適合你的東西。時尚不是你穿了什麼,而是你穿上的衣服帶給你的美好經驗,不論它們是快成為洞洞裝的衣服,還是你穿了6年的舊衣,或是在二手店挖到的寶貝。

你可能會開始減少購衣數量,或是咬牙決定要手工縫製所有衣服。志向不論大小,只要下定決心,就是好的開始。從現在起,減少買新衣吧。

Chiara Milford住在柏林,是一個自由撰搞人。她試著以對環境友善的方式生活。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