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紡織廠污水排放法案勝訴,震動時裝業界

專題報導 - 2016-07-07
印尼紡織業發展蓬勃,過去3年的紡織品總銷售額高達200億美元,為全球各大時裝品牌供應原材料。但蓬勃背後,紡織和時裝業都背負高昂的環境成本,工廠的生產過程嚴重污染鄰近地區。幸而,最近一宗法庭訴訟的裁決,將為印尼帶來重大改變。

綠色和平南亞分部防治污染項目主任Ahmad Ashov Birry

The fountain of Kiara now turned to be a spring of Cikijing river  at Rancaekek, West Java, on October 18, 2015. Paddy rice area around Rancaekek got crop failure due to the use of water from river that is polluted with toxic waste from the clothing industry in the neighborhood.

2011年的旱季,我第一次到訪印尼爪哇島Rancaekek。西大鲁河是當地的唯一水源,農民一直利用河水作灌溉。可是,河流一帶都是工業區,當地並無限制工業污水排放,河水嚴重污染,呈污黑色,附近數千公頃的稻田亦受到污染而不能耕種。當地農民指出:「自90年代初,紡織業開始興旺,建於西大鲁河上游的紡織廠每天排放工業廢水入河,不但污染我們唯一的水源,影響下游農民生活,稻田收成也減少。」 

紡織廠造成的環境影響甚深。印尼最近一項研究指出,工業污染為當地帶來嚴重的經濟損失,2004年至2015年損失高達8.38億美元。Rancaekek是個紡織廠集中地,集合了在東南亞以及印尼最大的廠商,大部份紡織品都是出口海外的知名品牌。工廠工人一方面面對著惡劣的工作環境、工時長、工資低,另一方面為國際大品牌製造衣物,情況頗為諷刺。

當地人站出來  扭轉不公局面

縱然有些國際時裝品牌承諾在服裝生產線「去毒」,但發展中國家的工廠依舊排放不知名的化學廢水到河流,破壞環境。值得高興的是,民眾開始為改善自己的居住環境而行動。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聯同地區組織Pawapeling、地球之友(印尼)和Legal Aid Bandung,入禀挑戰當地政府欲延長三家紡織廠的污水排放許可證。

聆訊過程中,有充分證據顯示,當地政府批准廠商排污前,由於未有相關政府部門勘察河流的承載能力和進行生態評估,估算排污對河流生物、水質、地下水等的影響,亦沒有成立任何環境監督或評估小組,忽視紡織廠排污而衍生的問題。

2016年5 月,法院判人民和地區組織勝訴,三家紡織廠都不能再合法排放工業廢水到西大鲁河了,法官並頒令促當地政府撤銷容許廠商合法排污的相關條例。我有幸能見證這個史無前例的法庭裁決,以及凝聚地區力量能夠推動政府改變。這也讓我有信心,西大鲁河終有一日會回復昔日舊觀,我更冀望印尼各地因著這宗法庭裁決而立即行動,阻止工廠為地區民生、環境帶來更多的破壞。

時裝業需要盡快改變!

數以百萬計的印尼人每日依賴河流的水飲用和灌溉。一位印尼高官曾在2015年表示,Rancaekek的居民容易患癌,正正緣於工業污染。工業污染廣泛地影響人民的生活甚至生命。時裝品牌不能再只顧盈利而忽視其產品的環境成本,甚至賠上當地人的健康。綠色和平會繼續向跨國品牌施壓,要求摒棄使用一切有毒有害物質。

工作項目
關鍵字